其他文章類別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最新發表的文章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Places

    Nullam ornare turpis eget enim eleifend laoreet.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eu nisi ullamcorper venenatis. Sed varius eget massa sit amet semper.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Hi! I'm

    Mariah Johnson

    Aenean vel pulvinar lorem, id sodales est. Phasellus a molestie dui. Maecenas consequat vehicula erat in porttitor. Quisque at varius nulla, in congue eros. Nulla a finibus dolor. Integer lorem elit, vestibulum imperdiet justo cursus, tincidunt cursus tellus. Etiam sed efficitur mauris, eu pharetra tellus. Donec volutpat purus tortor, eget fringilla ipsum convallis et.

    Pellentesque et felis ut nisi dapibus tempor. Curabitur efficitur nisl nunc. Nunc feugiat mi tellus, a feugiat enim consequat ac. Donec vel justo vel sem rhoncus tristique a quis lorem.

    Mariah Johnson

    Food

    Nullam ornare turpis eget enim eleifend laoreet.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eu nisi ullamcorper venenatis. Sed varius eget massa sit amet semper.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Nature & Wildlife

    Nullam ornare turpis eget enim eleifend laoreet. Phasellus facilisis nunc eu nisi ullamcorper venenatis. Sed varius eget massa sit amet semper.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加拿大移民生活的點點滴滴

    生活時好時壞,在這裡也一樣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入籍還是不入籍?

    入籍的理由?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

    “不知道甚麼時候,如果可以不再以國家,而以城市為單位提起這裡的味道,那也說明我對這塊土地終於也產生了點感情了。別人吸食大麻我不排斥,只是不希望等到自己有了那份感情的時候我所謂的味道早已經淹沒在大麻味裡再也找不到蹤影”

    《加拿大的味道》

    移民加拿大,你後悔了嗎?(一)

    最初想要到加拿大移民的原因是什麼?從開始申請到申請通過,抱著什麼希望?初衷會不會有些變化?而在來到了加拿大,接觸到,瞭解到,體會到後又會有什麼感想?

    在孤獨中尷尬

    是我思想過於保守了,還是他們活得太自由了?總之有一種「隱私」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人家卻想大膽公開。年輕夫妻來了以後我生活中的背景音樂多了一個版本。

    活在加拿大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後該辦些甚麼?(Alberta)

    搬到新的一個地方就要面對太多瑣碎又麻煩的事情並克服它。我這一次搬家當然也不是例外,而當你要跨省搬家時,恐怕都不會是例外。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4600km橫穿加拿大搬家記錄(一)

    在加拿大要完成跨身搬家,你要麼懂得取捨,好讓自己輕裝上路,要麼體力旺盛,裝滿家當開長途車,只好從中挑一。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之後該辦的事 (New Brunswick)

    你說你不瞭解甚麼是聯邦國家?沒關係,只要跨省搬一次家,你至少可以體會到。在這個國家省內搬家和跨省搬家簡直是兩個不同概念。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 – 魁北克到新不倫瑞克

    說起在加拿大境內搬家,事情多,是有點麻煩。今天以我個人從魁北克搬到新不倫瑞克的經歷為例,要詳細地解釋一遍。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4600km橫穿加拿大搬家記錄(一)

    在加拿大要完成跨身搬家,你要麼懂得取捨,好讓自己輕裝上路,要麼體力旺盛,裝滿家當開長途車,只好從中挑一。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之後該辦的事 (New Brunswick)

    你說你不瞭解甚麼是聯邦國家?沒關係,只要跨省搬一次家,你至少可以體會到。在這個國家省內搬家和跨省搬家簡直是兩個不同概念。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 – 魁北克到新不倫瑞克

    說起在加拿大境內搬家,事情多,是有點麻煩。今天以我個人從魁北克搬到新不倫瑞克的經歷為例,要詳細地解釋一遍。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印度咖喱味飄 埃德蒙頓人醉

    那天把後門一打開就聞到了印度菜的味道,很香,而且身心都得到了滋潤一樣。我知道那股味道的來源是我隔壁那家,恨不得立馬衝過去蹭個飯。

    玩遍大世界

    “不但要行要走,偶爾還需要停下腳步,路不僅讓我們走出青澀和叛逆,激情和浪漫,還提供了思考的空間和時間來灌溉和收穫。我們帶上新鮮的果子,又多了一點準備向下一個目的地問候”

    《行走印記》

    路上遇到的庫爾德人和哈扎拉人

    第一次遇到庫爾德人是在伊斯坦布爾,是我第一次去土耳其的時候。他還稍為降低了聲量說自己是庫爾德人,我也只是很簡單回應說:是嗎?

    窺看仰光

    乍看一眼,還真令人不知道應該將緬甸歸納為東南亞國家,還是南亞國家。第一次走在仰光的街上,我的第一感覺是:這個國家其實更像印度。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窺看仰光

    乍看一眼,還真令人不知道應該將緬甸歸納為東南亞國家,還是南亞國家。第一次走在仰光的街上,我的第一感覺是:這個國家其實更像印度。

    路上遇到的庫爾德人和哈扎拉人

    第一次遇到庫爾德人是在伊斯坦布爾,是我第一次去土耳其的時候。他還稍為降低了聲量說自己是庫爾德人,我也只是很簡單回應說:是嗎?

    其實不神秘的伊朗

    對很多人而言,伊朗和周邊其他西亞以及中東國家一樣總會帶有神秘色彩,從網上的信息瞭解不到多少,我還沒有去過之前她仍然在那道牆的另一邊。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其實不神秘的伊朗

    對很多人而言,伊朗和周邊其他西亞以及中東國家一樣總會帶有神秘色彩,從網上的信息瞭解不到多少,我還沒有去過之前她仍然在那道牆的另一邊。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終活:一個人活在國外不能再忌諱的事

    「終活」為近十年在日本流行的說法,意思是為自己的離開提前做的準備。畢竟那天遲早會來,誰也不想留遺憾。

    又是一場風暴的來襲

    人人一部手機的時代,像這次警官暴力執法暴露於世的事情遲早會發生,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現在?我不由得如此想。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叫我放棄的最大原因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在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

    想要把日子過得丁寧一點

    曾經以為在人生中經歷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可是現在不再那麼想。儘管不否定我們可以從一切經歷中學到東西,但我認為有些事情能不經歷最好還是不要經歷...

    你最近還好嗎?

    熟悉的兩個日本人之間說「你最近還好嗎?」,那很可能是隨口說的。但別理解錯了隨口的意思,他能說出這句話一定是出於關心,然而沒有附加任何的距離感。

    生活中的關鍵詞

    他們的生活中有了新的關鍵詞,那些詞我是懂的,但它們從未在我的生活中扮演起關鍵角色。共同的話題少了,相互間的距離似乎從此也有些疏遠了。

    埃德蒙頓,五月。

    埃德蒙頓經歷了漫長的寒冷冬天忽然間轉變為豔陽高照的初夏的過程,我發現這裡的氣候其實是在自己生活過的所有城市中最舒適的。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一對亞洲男女來敲我家的門。他們知道我懂中文,其中那位男士就簡單介紹自己是基督教的傳教士,然後便開起了連珠炮來。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實際上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

    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去的不只是我,曾經圍繞在我身邊的物與事,在我還沒有來得及意識到他們也會變的時候其實早都發生了變化,讓我頓時無法反應過來那到底是現實中的畫面還是電影中的情節。

    說說那年我在天津住院的事

    九五年的冬天利用高中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假期到天津去旅遊。對他們來說我是家裡接待的第一個外國人,無論到誰家熱情程度非同一般。

    激情燃燒的歲月(九)

    九三年有我們高中的活動去了中國,也是我第一次到那個夢想中的國度,映入眼裡的一切都是那樣新鮮,就是那裡的廁所讓我無法再用新鮮兩個字來形容。

    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這次為了找我叔叔專程來到了哥本哈根,僅逗留一天時間。他說要我教他怎麼用高壓鍋,還要我想出一道適合用高壓鍋做的菜,然後一起到超市買菜去。

    在日本松山,遇到的不是黑幫,而是善良的老闆

    煙抽著正爽的時候,旁邊站著一位先生便開始找我搭訕。他個兒比較矮,曬得黝黑的臉,但表情很溫和,說起話來斯斯文文。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

    在蒙特利爾的人間故事(一)

    「租個老房子來住,做做蒙特利爾人的樣子」,在還沒有移民過來的時候我都已經想好了。這棟三層樓的老房子,其他甚麼都滿意,可惜就是隔音不太好。

    佐藤先生(一)

    當年我在檳城的一家度假酒店工作的時候,有一位來自日本的常客,他就是佐藤先生。原來聽同事說他是一位非常難纏的客人,要求多,還容易發脾氣。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要談到日本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的時候,還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日本的奧運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旅行的意義

    可以任著感覺出遊,都是因為還知道哪裡是家。如果是無家可歸的人,心中也沒有了依靠,這個時候的他,也只能算是在流浪。

    真的記得住我往日的樣子?

    我在日本也只是生活了十八年,其中自己能夠形成比較「三維」的記憶的時間還不足十八年,那些至今依然能夠留在腦海中且帶有實體形象的記憶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