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緣份

    來到了另一個異國他鄉,依然揮之不去。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實際上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

    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去的不只是我,曾經圍繞在我身邊的物與事,在我還沒有來得及意識到他們也會變的時候其實早都發生了變化,讓我頓時無法反應過來那到底是現實中的畫面還是電影中的情節。

    從十八歲那年開始,前後加起來都有十五年到十六年的時間我在大陸度過。我非常感激這個國家接受了自己在那裡讀書、工作、生活。無論是中國還是加拿大,其實都沒有必要一定接受我,可是最終還是一樣接受我到她們的社會中去生活。

    目前來講,我對中國和加拿大的感情當然是不同的,一個是曾經生活多年的國家,另一個是剛來幾個月的國家,比也不能比。不過前些天跟一位朋友聊天的時候,我還是跟他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如果有機會再去中國生活我是否會願意回去,說實在的我已經不是很願意那麼做。

    那裡的變化實在太快,我早都跟不上了。十八歲的我期待看到一個外國的面貌,那裡都住著甚麼人,過著怎樣的生活。我覺得在當時的中國,在一邊看到那些城市正經歷的變化,另一邊還能看到所謂的「慢活」。雖然在當年還有生活環境所迫的因素才實現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我們卻也可以在慢節奏的生活中多看一眼,多說一句,多笑一次,這樣剛好讓我有機會瞭解到了我期待瞭解的,現在回想起那些年來社會中的表情似乎比現在的要豐富許多。那時的中國,我真的很喜歡。

    然而現在的中國城市,讓我來看都是一個樣。我在那些經過變遷的城市面貌上很難再聯想到人們的表情。生活節奏的快速化讓大家都停不下來了,生活中很多是擦肩而過的人,一點影子都不留下,還怎麼記得住表情呢。我知道不一樣的生活背景,不一樣的年齡階段,讓人會有不一樣的嚮往對象。可是生活了都有十五年,對我而言已經不是嚮往不嚮往的事了,到最後只是覺得「時間到了」。恰好那個時候我也開始更多地想到未來的生活,所以在離開時並沒有太多的猶豫。

    來到了加拿大,我反而有更多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有過那段日子,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最後我能實現來這裡,都和我在中國結下的人緣,也和我在中國積累的經驗有著很大關係。這些在我的生活中發生得有些不可思議,卻來得那樣自然而然。我們心懷感恩管它叫做緣份。

    在中國認識的朋友們偶爾來信問起我的生活過得怎麼樣。在這裡還沒有幾個朋友,基本上都是自己一個人過,倒也沒有甚麼讓我難過的,因為那些緣份多給了我別人所沒有的力量。是真的,我在這邊過得還挺好的。

    photo credit: Moriyama Therapy via photopin (license)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