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入籍還是不入籍?

    車上的輪胎第二次換上了雪胎, 衣櫃裡的冬裝也第二次放了出來,為了迎接在加拿大的第二個冬天我的準備似乎做得還不錯。

    當然我也知道自己對這裡根本談不上熟悉,但今天是我在加拿大的第八百三十二天,這也是事實。

    這個數字,是以2016年3月25日的登陸那天為第一天,並根據加拿大移民局所規定的居留天數計算方法算了出來的。要保留永久居民身份還是要申請入籍加拿大,首先都要在這個天數上符合條件,為了確保數字準確,我還特意做了一份Excel的檔案,這樣也方便了自己隨時知道一個答案。

    我的重點在於滿足「五年內累計住滿兩年」並保留永久居留權,就是網絡上所說的「移民監」。其實我都沒有要去其他國家生活或長期旅行的打算,本來就是來這裡過日子的,這樣的要求也不算甚麼,已經順利滿足了。

    至於入籍與否,我卻沒有很深入地研究過。雖然去年(2017年)修正過的公民法生效後入籍申請條件也全面放寬,由「六年內住滿四年」改為「五年內住滿三年」,但我以為必須等到登陸五年後才獲得申請資格。五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要考慮也還沒到時候,先擱在一邊都沒有去碰它。直到最近卻發現原來理解有誤,實際上不必等到五年時間過去,作為永久居民在加拿大境內待滿三年就可以申請。這樣入籍兩個字在忽然間也帶起了我很陌生的真實感,要想申請,其實一點也不遙遠。

    可是,我真的要入籍嗎?

    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情和任何環境逼著我入籍,我想了想:

    「那麼,要入籍的理由究竟都有哪些?」

    加拿大的雜貨店總不如日本的便利店方便,東西的選擇少,也沒有全面的服務,人家動作還不麻利。入籍的另一種流行說法——「拿護照」,這也是偶爾被人帶著一種優越感而使用的說法,然而那個護照並不能為我提供多少幫助,現在我手中的這本還更好用(起碼可以免簽在中國逗留十五天)。連婚都沒結過,不存在為兒女的教育著想的必要。

    本來想要找出一些入籍的理由,在不覺中卻說成了不要入籍的理由了。

    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之類的話。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並為國家的良性發展而貢獻的一種行為。理論上是懂的,話也說得溜溜的,只怕自己說著面無表情。

    此時恰好讀到一位日裔美國人(還是應該稱為美籍日本人?)在網絡上記下的文字。他入美國籍的主要原因還是子女。

    如果將來哪一天要被調回日本,因此也失去了美國的永久居留權,在美國度過了大半個成長期的孩子們能不能適應在日本的生活?只要他入了籍,到時候孩子們再次申請永久居留權的難度將會大大降低,這樣就可以有多一條路留給他們走了。再說他們一家人在美國的生活過得不錯,他自己也有在那裡生活下去的想法和心理準備。

    所以在那次入籍面試中被問到「假如你的祖國和美國之間發生了戰爭,你會怎麼面對?」這樣一個問題的時候,他回答道:

    “我將作為一名美國公民為避免任何戰爭的發生而全力以赴。”

    嚴格來講他的答案並不是從正面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的,但這樣反而顯示出了他所做的決心有多麼的堅定。戰爭為誰避免,是美國人還是日本人還是所有人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著身為一名美國人負上這個責任的決心。

    還有另外一位是我的老朋友,青島出身的她遠赴英國已多年,最近也剛剛加入英國國籍。那天我問起了她:

    「當初你申請入籍的時候,是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在英國一輩子生活下去的?還是先入籍,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的想法?」

    對於我的疑問,她就這麼回答:

    “我也好好想過。實際上也是覺得自己真心喜歡這裡會在這裡生活很久,也願意繼續成長,奉獻,索取,回報才入籍的。”

    果然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她說出來的話的確對我產生深刻影響,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不停地想自己到底有沒有像她那樣的決心,但無論怎麼問,問多少次,答案都一樣,我沒有。像是缺片的拼圖一樣清晰到似乎可以看到它的輪廓,沒有得太過乾淨,非常徹底。

    入籍的理由因人而異,但最終要的不就是這個決心嗎?對著帶有決心入了籍並樂於融入社會、參與社會的人,我相信他們身邊的人都會為他們的到來而高興,也為自己的國家積極接受外來人口而感到驕傲的。而我依然無法為未來五年十年定下計劃,即使嘗試,在那個計劃中到底有沒有加拿大,有沒有在加拿大的我,說句實話還真的不是很確定。

    還有一點我不能否定的是自己心中有種恐懼的存在,害怕失去在海外生活二十多年來一直維護著我的記憶和情感的日本國籍,說要放下也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事。估計這個問題曾經也讓很多人都為此掙扎過,但他們在最後還是勇敢地做出了決定,不論他們的決定是放棄還是保留都讓我十分敬佩。

    入籍兩個字在我們日文中的意思是結婚(雖與原意不完全一致,但這個用法已被人們廣泛接受),我想加入他國國籍其實也可以理解成另外一件人生大事,也就像結婚一樣,必定會有得失,還要負上新的責任,需要我們經歷過種種考驗才可能在大家的祝福中辦成的。從此看來我還是沒做好充足的準備,這次只不過是讓一個突如其來的信息被動搖了而已,同時也覺得時間過得實在太快,三年時間就如轉眼之間,要做如此重要的決定,恐怕還要一點時間吧。


    2020年9月,我已決定要申請入籍:《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移民魁北克 // 我在登陸後的兩週內完成的事(一)

    以自己在2016年4月的經歷,分兩篇來介紹以下內容。其中第一篇介紹的內容包括:登陸程序(在蒙特利爾機場)/ 申請SIN / 在移民支援團體登記 / 認識城市、開始找房 / 買張OPUS card / 開立銀行戶口、申請信用卡。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