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在加拿大做房東之不易

    剛剛實現購房夢,去年底才搬了進來,說要做房東,當然也不是要把整個房子租出去,而是要把地下室(即basement)租給人家。

    地下室是什麼概念?還沒來加拿大之前我也完全陌生。但在這裡相當普遍,只要不是公寓性建築(如apartment或condo)基本上都帶有地下室。

    如果家裡人多,這裡一樣可以住人,喜歡看電影或玩樂器的就可以當它作娛樂室。我個人沒有那樣的需要,結果將它隔為一室一廳,做成了有廚房、獨立浴室、洗衣機、烘乾機的居住空間要租給別人住了。

    這個地下室不是自己住,但房子仍然是屬於自己的,所以我希望租客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可是我覺得在這裡「人品有問題」的並不在少數,如今人們似乎已不再常用的「素質」一詞,來了加拿大之後我又想經常提。加拿大人愛拿他們自己說太多sorry的事來開玩笑,我卻不理解。他們真的有說很多sorry嗎?好像有很多人認為他們自己既友好又有禮貌,我也不大理解。難道那些人都住在鄉下並不會出沒在城市嗎?事實上在他們心目中的【加拿大人】我還真沒見過那麼多。

    幸好我在過去二十多年的海外生活中練出了警惕心,還有那個叫做「沒辦法」的絕招。儘管這裡的房價遠低於多倫多和溫哥華,但一套房也總得幾十萬,我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給什麼人都租出去呢?找租客千萬不能著急啊。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租客就要跟自己說沒辦法,不來的時候就是不來,該來的時候就會一定來。

    我是在一月底的時候就開始在網絡上登了招租廣告的,立刻就引來了很多咨詢郵件。我曾經也是跟他們一個立場,對於他們同時跟幾個房東聯繫完全理解,居住條件畢竟對誰都重要,「貨比三家」的確是應該的。

    只不過叫我難以理解的事情陸陸續續發生了一大堆。人家問什麼時候可以來看,我的回覆很快,也盡可能地讓他們自由選擇。可是我那麼一回,人家卻一聲不吭,而且那樣的人還不只是一兩個,手指腳趾總動員都數不完。

    更誇張的是,已經說好時間要通電話溝通的,我打過去人家不接,留了言也不回,甚至還有定了時間要來看房的到了時間也不出現,不但沒有事先通知,到最後也不給沒來的理由。

    每當遇上那種人我都要說服自己幸虧早點知道,總比都把房子租出去之後才知道的要好。我不管人家是否友好還是有禮貌,其實連最基本的素質也沒有,怎能放心叫人住進來?萬一有什麼事要趕人家走也很累很麻煩,要想避免那樣的情況發生,就要在一開始要求自己很小心地挑人才行。

    同時我還需要分析客觀原因,為什麼要找到合適的租客有一定的難度。

    其中有一點是來看過房的一個人跟我說的,她說要租basement的人通常屬於低收入人群。

    當時我對她還比較滿意,她也喜歡房子,但在後來要她拿出收入證明的時候就有問題了。之所以要她的收入證明,因為我要確保她有能力每個月按時繳付房租(不是口頭上確認,而要租客提供工資單等文件來證明,這是在加拿大還算比較普遍的做法)。那個時候發現她的收入不很穩定,有一個月可有兩千,但到了下一個月只有一千多一點。其實在她收入少的月份,付了房租基本沒有剩的了,那麼到時候她先付房租還是先填飽肚子?

    我有我的日子要過,我有我的房貸要還。我不是慈善機構,我只是普通百姓。我沒法替她為她的經濟問題而煩惱。抱歉了。

    而她說的,「住basement的人通常屬於低收入人群」,我認為這是不一定的。最後決定要住進來的那位就不是,但他是個單身漢,暫時也不需要太大的空間而已。

    在第二點,地點永遠都很重要。

    我目前所住的地方,實際上根本就不在埃德蒙頓市(City of Edmonton)轄區內。那麼兩地之間的距離有多遠?住在這裡的人不會覺得埃德蒙頓遠,有很多人去那裡購物或上班,然而住在埃德蒙頓的人會覺得這裡遠(從埃德蒙頓搬來之前我也覺得遠),除了要坐飛機從來也沒有理由要來這裡。無論從哪邊去哪邊距離都是一樣的,但兩地居民的生活圈不一樣,這個距離的意思也不一樣。

    問題是,在埃德蒙頓上班的人,除非自己買的房,也沒有理由住在這裡。要租房住,在兩地租金的差距也並不大,每天還要開三四十公里的路(單程)上班,將油費考慮了進去,反而住在埃德蒙頓還更便宜。就是說,這裡的購房者和租房者在距離的概念上有著較大差別,會考慮在這裡租房的人很大可能是在這一帶上班的人。不像擁有百萬人口的省會城市,相比之下這裡的產業較為薄弱且單一化,想要在這樣一個地方找到一位合適的租客並不容易。

    幸虧最終找到了一位(至少現在我認為是)值得信賴的人。自從開始招租大約有兩個月,在埃德蒙頓郊外,我又是個零經驗的新房東,能夠堅持原則也不焦慮,結果還找到了個不錯的租客。這樣我覺得兩個月的時間也不算太長。

    (不能不提的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每個月都會有固定的一筆費用進賬,這個金額等於我每月還款額的五分之三)

    我還想到時候請他上來坐坐。人家也是外地人,偶爾有人找他一起吃吃飯,喝喝酒也不錯吧?不過這也得看肺炎疫情什麼時候過去,暫時還不是時候,所以只能「到時候」,希望那個時候不會太遙遠。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最受歡迎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入籍還是不入籍?

    入籍的理由?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

    外國人在廣州申請辦理無犯罪記錄證明(三)

    在港穗兩地之間奔波了好幾回,前天都已經去到了深圳卻買不到火車票回廣州,昨天重新來過,我終於也將無犯罪證明拿到了手中。自從開始四處打聽外國人如何申請辦理無犯罪證明的事,直到昨天把它領回來,這段時間的故事中充滿著多少淚水,一想到我的心就酸,是多麼的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