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今天剛從 dog park 回來我忍不住問她:

    「你是隻洋狗,是不是容易認得洋人的長相啊?」

    其實在回來的路上,我都已經開著車在想:

    「我的記性是不是真的變差了?」

    在 dog park 遇到了一對男女。他們從對面走了過來說我們又見到了,還叫起了我家小狗的名字,她也很高興地迎了上去。這個時候我在臉上掛著笑容卻在心中偷偷地想:他們是誰啊?我們見過嗎?什麼時候見的?後來也沒再多想,因為我知道肯定想不起來。

    半個小時後回到了家,我又不記得他們的長相了。

    我並非向來如此,但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卻是一直如此。曾經還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去年底搬來這裡以後認識了一些鄰居,其中有幾位經常見到,還被邀請到他們家裡做過客,卻對他們的長相我的記憶依然很模糊。其實這樣真的很煩,也有時候很難掩飾住內心的尷尬。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這個問題已經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但也沒有去尋找過原因。我沒有想到過別人也會有同樣的問題,也沒想到還有人從科學的角度分析過這件事。原來這樣的現象叫「異族效應」或「跨種族效應」,據說是在知覺的發展過程中出現了「知覺窄化」而引起的。

    這樣幾個人在一起,我就很難記住他們的長相⋯⋯

    聽起來好像是一種缺陷,然而有文章說:

    「異族效應」和「知覺窄化」是根據環境需要,在我們生長發育過程中放棄一些冗余的面孔加工過程,形成對同族面孔的識別記憶優勢,這是一個普遍存在的認知現象。

    看來這樣的現象本身並不說明我的記性有問題。那我不必再感到尷尬了?可惜我又不能。

    總有一些人的樣子還能記得吧?我想了想,確實也有幾個。例如,在 dog park 遇到的人當中有一位我大概記得他的樣子。他外表有什麼別人所沒有的特徵?禿頭,個兒矮,有些發福,戴眼鏡,也都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不過他偶爾會給我家孩子餵點零食。還有那位我的隔壁鄰居,她體型較大,也戴眼鏡,只要距離我家百米範圍內碰上的話,我有信心能認出她來(上次在幾公里外的沃爾瑪碰到了她,我果然沒有辦法認出來)。

    就憑著這樣的識別能力,萬一家裡進賊了,就算看到了人我又怎麼描述他的面貌和其它外表特徵?描述都不能描述還怎能讓警察叔叔阿姨成功抓賊?東西被拿走,自己也被驚嚇到命都要短了幾年,總不能讓賊逍遙法外。

    在同時我也不能裝作沒發現另外一個原因可能也導致了自己記不住別人的長相。其實我在跟別人交談時總是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神和表情。為什麼?因為沒有信心。以前呢?不會。是來到加拿大以後才開始的。這又為什麼?因為溝通能力有限。

    近期常在媒體報導中出現的那幾位人物,如這裡的省長和首席醫療官,好在我可以直視電視或電腦屏幕上的他們,又不必和他們交談,這樣才能將這些人的模樣記得還算比較清楚(是,「還算」「比較」清楚)。與之相反,上次被邀請到鄰居家裡喝咖啡,他們這對老夫妻人很好,但坐了一個多小時後回來,早已經超負荷狀態的頭腦像在發熱到要冒煙了一樣,然後又記不太清楚他們的長相了。

    我在這裡,對於別人而言,是個非常少見的亞洲面孔。即使不記得我長什麼樣,叫不出我的名,他們也會記得有這麼一個人。而我卻像是班裡新來的學生,面對著一幫長相差不多的,人又害羞得不敢看著他們說話,根本沒法記得誰是誰。

    據說由「知覺窄化」引起的「異族效應」是可以通過訓練得到改善的。但我不確定自己的情況究竟是「異族效應」帶來的因素較大,還是被信心和能力方面的原因影響了更多,再說我這樣的年齡記憶力已經開始衰退也不奇怪。所以我就不下「因為這樣,所以要怎樣」式的結論了,當自己長了點知識就好了。

    對於我的疑問我家狗兒後來也說:

    「你真的以為我記得那個人?只見過一次的,不管靠視覺還是嗅覺都認不得。我是見誰撲誰啊。」

    我猜,應該是那樣吧。

    相關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 Advertisement -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外國人在深圳申請辦理無犯罪記錄證明

    其實在一年多前我曾經試著打電話咨詢,先打深圳市公安局的電話,聽著接電話那位的語氣就知道他對於我的問題一無所知,還胡亂說了一堆。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移民魁北克 // 我在登陸後的兩週內完成的事(一)

    以自己在2016年4月的經歷,分兩篇來介紹以下內容。其中第一篇介紹的內容包括:登陸程序(在蒙特利爾機場)/ 申請SIN / 在移民支援團體登記 / 認識城市、開始找房 / 買張OPUS card / 開立銀行戶口、申請信用卡。
    - Advertisement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