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在廣東珠海發生過一次集體嫖娼事件,而在那次事件中讓我感到尤為羞辱的主要原因之一竟是我的同胞。你以「珠海集體嫖娼事件」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就知道了,你會在搜出來的所有報導中看到日本人三個字,絕對沒有例外。雖然自己沒有參與,但那些媒體特別為日本人大力做出宣傳,我身為一名日本人也不能沒有羞辱感。

    我在中國生活了那麼多年,你知道什麼時候我最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嗎?不是遇到語言障礙或文化差異的時候,也不是想念家鄉菜的時候,而是在自己根本沒有參與過的事情上卻被別人硬要扯上關係的時候。

    像那場嫖娼風暴,如果只是讓我默默地難受一下那也算了,事實上將我的羞辱感提升到了最高境界的並非媒體報導,而是身邊朋友們不帶惡意的玩笑話。

    只要不是我犯的,媒體報導就不會直接衝著我來,那我受到的也不過是一些間接影響而已。但要是身邊要好的朋友拿著嫖娼事件來和我開玩笑呢?這個玩笑要開還是不開,他們是有選擇的餘地的,他們開了,我原本還以為事件帶來的影響是間接的,這個時候卻變得更直接了。

    問題是他們心中一點惡意都沒有。那我還能怪他們什麼?不怪人不等於我的自尊心沒有受到傷害,但在此之前已經有更多人要我為自己出生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挨罵挨打,相比之下他們的玩笑話也不算什麼吧。無論在日本國內,還是到了外國,我是日本人的事實不可能改變,這個不可能改變的身份成為讓人有時帶惡意也有時帶幽默說話的原因或焦點,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我只是不想把這個「沒辦法」用來為自己當作逃避手段,而要用來接受現實並決心要以身作則

    在這裡,我想再次說到肺炎風暴。

    寫過上篇文章(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後,我早已經想到會有的反應果然在留言中看到了。有的說,我不應該拿著一些個人行為以偏概全,也有的說,人口眾多是疫情爆發的原因之一,我不能要求集體為個人行為買單。

    (我的文章主要還是針對事情而寫,我說人們要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並沒有對個人進行攻擊。當然我不否定任何事情中都有人的存在,如果你當自己為局內人,那你可能會認為你受到了攻擊,在這個時候我也只能建議你冷靜地想像一下你在其它事情上是如何當局外人的)

    人口多?所以沒辦法?那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人多的確不是你所能控制的,但你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屬於一個社會我們就有責任要盡,屬於一個國家我們也有責任要盡,不論對內還是對外,出生在一個人口大國不是你的選擇,但身為那裡的成員有些責任你不想也得負上。因為人多你才更應該有維護公共衛生的意識。因為人多你才更應該為了維護公共衛生做出實際貢獻。因為人多,影響面也廣,你才更應該懂得在自己的地盤可以視為個人行為的,換了在別人的地盤就不一樣。哪怕個人可以做到的有限,你也不能因為「沒辦法」而不做,要做好自己,影響別人,有必要時就應該發出你的聲音。這不是別人給你亂貼標籤,責任你有他有我也有,只不過在每個地方情況不同,要負上的責任也就各有不同罷了。

    你說那些感人故事有助於鼓動人們無論在前方還是後方共同對抗疫情的力量,我也同意(所以在此我也得承認上篇文章的標題給得不很恰當),但如果這次的疫情發生都沒有發生過,哪還需要感人故事?感人故事吸引著你的眼球的時候,還要每天多少個人默默地離開?其中還包括了在他生命的盡頭勇敢發出聲音的人和沒有讓「沒辦法」給壓倒的人。試想當中還有你的家屬,感人故事能幫你點什麼嗎?你只會希望疫情沒有發生過,其它什麼都不要,不是嗎?我們大家都經歷過了非典,從中學到了什麼,還是沒有學到什麼?現在是不是時候不再依賴那些故事和英雄,而從自己開始做起?如果你真的希望現在的疫情快結束,再也沒有下一次。

    最新發表的文章

    最受歡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