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其實不神秘的伊朗

    在出發前有不少朋友問我為甚麼要去伊朗,到了那裡當地人都問為何伊朗竟會是我此次的目的地。其實伊朗一向都是我最嚮往的國度之一,早在許多年前曾經也想去,卻無法解決申請簽證的麻煩而放棄過。

    2008年我去巴基斯坦旅遊的時候,在拉合爾認識的一位馬來西亞朋友告訴我他們(當時)去伊朗可以免簽。我手中的日本護照讓不少身邊的朋友羨慕,但是那一次輪到我羨慕別人,還羨慕得不得了。

    不像其他朋友說的,儘管當前的世界因宗教而產生的矛盾越來越大,我個人對伊斯蘭教卻沒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想對他們的文化瞭解更多。按人口比例來講,伊朗所屬的什葉派並非伊斯蘭教的主流,但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她曾經是個文明古國,在當地長久以來的風情和宗教的結合也給我們留下了許多世界級的古蹟,剛好近幾年伊朗開始在機場接受遊客申請簽證,那我已經沒有理由再等了。

    此次旅遊我原來要走的路線是,馬什哈德、卡尚、伊斯法罕、雅茲德和設拉子,兩週時間。早就想到那樣短的時間我也看不到多少,可是也沒有想到出發前的計劃到了那裡,而且才到第一站已經徹底亂掉。原因是這樣的,我在馬什哈德找了一位沙發主,本來說好在他家待兩晚,可是後來他帶我去參觀紀錄片的拍攝現場,結果他們攝影組要我加入他們的團隊做臨時演員,我就答應了,最後連續拍了五天,我才放下了那時候已經變成了一項任務的拍攝工作,當天晚上便搭上了開往首都德黑蘭的火車。

    顯然,這次的旅遊和我原來的旅遊方式有點差距,雖然我歡迎旅途中發生一些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不過這次還是有些誇張了點,有兩個原本打算去的城市沒去成(卡尚和雅茲德),也錯過了好多景點。所以寫不出甚麼遊記,只好抽出一些在路上所記下來的寫在這裡。

    與其他西方國家相比,關於伊朗的資訊就連在網絡上都不算太多(當然比阿爾巴尼亞的要多很多),所以對於很多對伊朗並沒有興趣的人而言,她和周邊其他西亞以及中東國家一樣總會帶有神秘色彩。我有興趣瞭解,可是從網上的信息瞭解到了甚麼?還沒有去過之前她仍然在那道牆的另一邊,即使能看到一些,也都像是透過黑色頭巾看到一樣(雖然我們男人不會戴),一切都是非常的模糊。

    一旦去過了,走過了,跟他們交上朋友了,至少對我來說,伊朗和神秘兩個字再也扯不上關係。

    像那天早上把我帶去拍攝現場的是個伊朗女人,她開車開起來比很多男的都猛,一手拿手機,一手操方向盤,迷了路就會打開車窗衝著旁邊的司機大聲問路。我還認識了一個做手工地毯的女人,她在那裡一坐,眼神和身姿中女人的魅力別說四射,說八射都不夠形容,怎能就讓一條黑紗和頭巾給擋住呢。她到底哪裡神秘了?

    最後我忍不住跟她們面對面直接說,認識了她們,也算是認識了伊朗女人,其實一點都不神秘。聽我這麼說她們還哈哈大笑。可愛極了。

    說到伊朗,或許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的就是伊斯法罕的那個廣場。剛好我到伊斯法罕那天開始伊朗放三天假,廣場中人山人海,可是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伊朗人,如此美麗的一個國家,為甚麼總是吸引不到外國遊客前往?看來媒體報導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僅在日本國內,在其他西方國家也並不小,伊朗在大家的心目中總是那樣神秘我想大概也有這個原因。

    無論去哪個國家旅行,找個沙發主是不錯的選擇,這次旅行中我也找了兩次,分別在馬什哈德和設拉子。首先在馬什哈德,就如上面所提到,因為找了他,我才有機會和伊朗的電視台合作,而在最後一站設拉子,竟然還有機會喝上酒,烈的。

    你可能會說喝酒算甚麼,在伊朗就算點甚麼,因為在這個國家酒類飲品是禁止販賣也是禁止飲用的。但實際上,根據沙發主人的話說:至少在設拉子,那裡的風氣本來就比較自由,估計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喝酒。我早已聽說在伊朗喝酒不是不可能的,可是它真的被擺在我面前,而且他們幾個人拿起酒瓶來也和我們一樣,沒有第一次接觸時的激動表情,這一切反而讓我感到非常新鮮,也有些驚訝。

    那天晚上喝酒,更有趣的事情其實發生在後頭,酒喝到了一半,他們趁著酒興拿幾本詩集出來開始朗誦詩歌。無論從路名還是旅遊景點,我們可以知道詩歌在他們的文化中所佔的份量一點都不輕,那一晚看到他們酒興正濃時高歌(他們唸起來還真的像是在唱歌),這讓我重新發現它不是潮流,而是長久以來在民間中傳下來的一種靈魂。

    或許我們太輕易地將一個國家和宗教聯繫起來談論,特別是對伊斯蘭教國家。我不否定在一些伊斯蘭教國家,宗教的確給國家的政策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這樣的形象總會給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然而對群眾如何?宗教有再大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夠成為他們永不變的原則,他們既要錢豐富自己的物資生活,也需要娛樂給自己的心靈補充營養,我發現在那個似乎將宗教視為唯一標準的國度裡,有活生生的人過著最真實的生活。

    從伊朗總能嗅到比較濃的宗教味和火藥味,至少在我們心目中,大概是1979年發生的那場革命後,到現在基本沒變過。

    兩伊戰爭在我小時候曾是新聞中常出現的詞彙,在遙遠的西亞到底在發生甚麼,那時候我並不知道,其實後來一直也不知道。要不是這次決定去趟伊朗,估計都沒有特別去瞭解。戰爭的開始與伊朗革命不是毫無相關,屬於什葉派的伊朗發生革命並成立伊斯蘭共和國讓周邊的遜尼派國家開始警惕,還有其他種種因素,戰爭在革命的第二年就爆發了。此次戰爭使得伊朗的經濟發展出現嚴重倒退,在戰爭結束二十餘年後的今天各個發達國家對他們的經濟制裁仍然沒有解除。

    這次在伊朗認識的幾位年輕人幾乎都對革命後的政治體制很不滿,也對伊斯蘭教沒有好感,他們異口同聲說的一句話:這個國家最缺的是自由。自由是甚麼,你有認真想過嗎?一向以為擁有它是天經地義的事,想都不用想,對我們而言自由就是那樣的東西,但是這一次我從那些年輕人的口中聽到那才是他們最渴望的。

    當然我也認識了虔誠的伊斯蘭教徒,要離開伊朗那天,在設拉子造訪一座清真寺的時候那位導遊就說,各有各的文化和信仰都是正常的一件事,但願大家能有包容的心各取所長,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平時說到我們的「世界」時,我懷疑我們是否不自覺地將世界的範圍給縮小了呢?這兩個字中包含的不只是屬於同一個社會或者同一個宗教信仰的人群,同時也包括了我們並不熟悉的另一群人。他們跟我們一樣度過平凡的生活,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過,也為身邊家人和朋友的幸福而祈禱著。

    我們都一樣。

    此次的旅途中我又一次認識到甚麼是緣份,是緣份才讓德黑蘭的名字在我的行程中出現,也是緣份沒去到雅茲德也讓我毫不後悔。忘了在馬什哈德的第幾天收到一位台灣讀者發來的私訊,得知他正在德黑蘭學習波斯文,我這才決定更改行程去那裡看看他。從早上到深夜,他和他的幾位日本朋友陪我玩了德黑蘭一日遊,從遊客必去的景點,還有伊朗傳統的茶館,最後到那座可以俯瞰全城的山,走完那麼一圈後,在多數的背包客都會錯過的這個城市,我已經不捨得走了,結果還在這位台灣朋友家借宿,第二天才離開。

    後來在伊斯法罕,待到了第三天我準備向下一站雅茲德出發,可惜此時當天的車票已售罄,只好在那裡要多住一晚了。在那家旅館我還認識了不少朋友,分別來自中國、日本、法國、德國和巴基斯坦等國家,其中有兩位浙江美女那天我在一座清真寺又碰上了,後來一起回旅館的路上她們買了雞蛋,當然在旅館煮了麵還分給我吃。在伊朗吃飯沒有太多選擇,不是雞肉就是羊肉,蔬菜也不多,調味方法較單一,這個時候能夠吃上一碗麵,她們還特別放了中國帶的最後一包榨菜,能不讓我感動嗎?我們仨,都是奔四的,大家也算是比較獨立的人,容易聊得開,相處得很不錯,最後再加上那一碗榨菜雞蛋番茄麵,給我留下了充滿溫暖的一頁。

    在伊朗旅遊的確有些不便之處,無法使用信用卡,飲食方面沒太多選擇,(原則上)沒有酒類飲品,還有好奇心特別旺盛的伊朗人有時候可能比較煩人。

    可是總的來說我還是很喜歡這個國家。喜歡的理由偏偏也會跟那些讓人不喜歡的理由有關聯,沒有酒喝不等於沒有夜生活,伊朗人愛在夜間爬山玩公園,我也讓他們帶著一起去,跟他們分享快樂,有他們偶爾令人討厭的好奇心,結果也讓我們在旅途中從不缺人聊天。

    旅遊和生活本該不是兩碼事,有好有壞很正常,即使遇到不愉快也不要讓它破壞了一切,再想想當初自己為甚麼決定要來。使得最初的想法和後來的感受如何巧妙地混為一體,最後讓它留下美好回憶給自己,我想,那也是需要我們從路上的種種經驗中學習的。

    但是,調慣的水溫和用慣的洗髮水讓我洗完澡後感覺終於洗得乾淨。

    在馬什哈德參與紀錄片的拍攝工作時,連續幾天從白天開始拍到凌晨,我到最後都不知道他們的衛生間在哪裡,因為根本不想在不熟悉的環境方便。回到家來,衛生紙給我的感覺都是那樣的柔軟。

    老鳥這個稱呼,對我,並不在旅途中適用。我在伊斯法罕認識的一位日本朋友說得沒錯,同是B型水瓶座的他說:

    像我們這些感情的起伏比較大的,或許不適合長期在旅途上。

    太敏感、太感性的一個人在旅途中收穫多,可是留戀的,錯過的也會很多,旅行的內外都是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補充)

    在伊朗找沙發主時有一點我們需要知道的,為了自己,更為了沙發主,民眾在家接待外國人住,實際上政府是不允許的。我在馬什哈德的沙發主曾經準備接待來自韓國的一位遊客,那個人是騎車環遊世界的超人,一直都在路上跟他有聯繫的,他也很期待著那個人的到來。但在後來沒有消息了,他以為人家騎車,路上時間長一點,或者沒有網絡可用,誰會想到有一天當地的警察找到了他,並告訴他讓他一時無法接受的消息,說那位騎車漢子竟然被車給撞死了。接著,國安部門派人來,根本沒等他從那傷心事恢復過來,又把他帶走並在牢裡關了起來,因為他們在死者的郵件和手機通話紀錄中發現兩個人曾經聯絡頻繁,便將這位沙發主視為可疑人物(如間諜),盤問了他三天後才放了出來。所以入境時在機場申請簽證的時候也不要在申請表中留下沙發主的住址,隨便填個酒店名稱都可以。

    上一篇文章你好韓國
    下一篇文章總有一天我們都會變老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移民加拿大,你後悔了嗎?(一)

    最初想要到加拿大移民的原因是什麼?從開始申請到申請通過,抱著什麼希望?初衷會不會有些變化?而在來到了加拿大,接觸到,瞭解到,體會到後又會有什麼感想?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