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窺看仰光

    原本我是沒有想過去緬甸的,提前兩個月買好的也只是香港去泰國的來回機票,想著在曼谷的體檢做完了就可以去素可泰走走。直到出發一個星期之前,我不小心在亞航網站看到他們有出售去仰光的廉價票,單程含了稅也不到二十塊美金,剛好去年的十二月還陪著朋友一起到緬甸領事館去申請簽證,知道申請第二天就可以領,就這樣最終也不小心把票給買上了。

    所以我對緬甸這個國度也根本沒有來得及瞭解甚麼,把貼好了簽證的護照領回來那天,在領事館樓下的書店買了一本旅行書來匆匆地看了幾頁而已。

    那幾頁中讀到的文字,和我原來對緬甸所瞭解的一點點知識,也都不過是昂山素姬(翁山蘇姬)啊,羅興亞人啊,還有前幾年的遷都之類的,讓我完全沒有辦法想象緬甸究竟是一個甚麼樣的地方。可是聽我身邊僅有的幾個去過那裡的朋友都說緬甸很不錯,所以也沒有擔心過甚麼,只是四天的時間不長也不短,不太好安排。

    如果時間稍微久一點,我也想到曼德勒或蒲甘那些地方去走,只是在緬甸的交通還不是那麼發達,要想從仰光走陸路,單程都得十幾個小時,要搭飛機機票一點也不便宜,最後也只好放棄了。可是四天時間一直都在仰光,有沒有足夠的事情可做?他們所謂的不錯,也能在仰光領略得到嗎?

    乍看一眼,還真令人不知道應該將緬甸歸納為東南亞國家,還是南亞國家。第一次走在仰光的街上,我的第一感覺是:這個國家其實更像印度。看他們的穿著,無論男女身穿傳統圍裙的人非常多,而讓我腦海中無時無刻不浮現印度的街景的最大原因還是那裡的氣味。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味道,一開始以為是燒香而來的,後來又覺得不像。或許是檳榔味?可我也不知道檳榔有沒有味道可聞。

    可是緬甸還是緬甸,不會像印度(尤其在北印度)那樣讓我走著情緒不安,至少這一點上還是更接近於我所熟悉的東南亞形象。我想想可以怎樣形容他們的眼神?是純樸、明亮、清澈、溫馨,對著我們這些外國人還會有一點的好奇,而不像我曾經在德里的老城區遇到的那樣充滿殺氣(沒錯,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對德里的印象的確很不怎麼樣)。

    每次出遊時,都要挑出一點時間去遊覽些景點之外,我更喜歡在人家的街上漫無目的地散步。這次一到仰光我就發現那裡是非常適合散步的一個城市,別看街上的人多,其實走起來還是挺舒服的,首先是因為他們的眼神,還有就是那種距離感,是很近,但在擁擠中仍有秩序。

    在那些圖片中我們可以看到人們的活力和城市的混沌景象,可是那種活力和混沌的來源到底在哪裡,這還是要我們自己走進去才能發現到。至少在仰光,我感覺,不像在一些地方往往與那兩個詞聯繫在一起的,撞人撞出來的,生命也不是為了勝出別人、淘汰別人而活出來的,而我在那裡看到的是人們拿來實踐和體現的和諧。四天的觀察和分析總不可能很全面,至於他們的活力和混沌,還有和諧出自於何處,如果還能有下一次,希望到時候多留一點時間,再走遠一點的路,可以給自己找出一個比較合理的答案吧。

    說到緬甸,也就不能忘了提一提他們的火車。我覺得在緬甸坐火車是令人難忘的一次體驗,一旦坐過,它不僅無法再從我們的腦海中抹掉,連我們的屁股都會耿耿於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是上下左右搖得厲害,搖到盡興處,上下搖起來根本就像騎在馬背上,左右搖得又像跳舞跳到瘋狂到再也不能瘋狂的狀態,還真的讓我擔心過火車是否都快脫軌。那時候幾乎所有的外國乘客不知道是在叫還是在笑,一時搞得車上特別熱鬧,旁邊坐著的一位和尚看這情形也不禁向他們投以慈祥的眼神微笑著。

    這位就是我在仰光的最愛。這裡與其說是一個旅遊景點,更是當地人宗教信仰的象徵,也是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依托,我們到的那個下午還真沒見遊客的身影。在這裡也好,還是在市區那座旅行書上都沒做介紹的寺廟也好,我看到的所有的人,他們的表情都會讓我有種錯覺說世上沒有一個壞心腸的人。這樣的感覺來得也不因地方和宗教的不同而有別,無論是在印度還是巴基斯坦,寺廟是印度教的還是伊斯蘭教的,我不知道是否與自己沒有甚麼信仰而有關,每次看到那些人的表情,都會從心裡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溫馨。

    實際上,在緬甸南部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間的衝突一直不斷,而在政壇上,軍方和反政府派雙方依然也存在著不小的矛盾。說甚麼宗教還是民主,所求的究竟都是些甚麼,在那裡跟他們坐在一起我也不能不去想,最終也只能有些不負責任地,在心中希望他們的日子過得安心一點。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