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2018年的秋天曾經申請成為東京奧運的志願者(可閱《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昨天終於有了結果,我成功被選為八萬名志願者之一。

    可是我放棄了。

    叫我放棄的原因有幾個,但其中最大的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沒多久在媒體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我們日本政府及國際奧委會的態度卻依舊堅決,說東京奧運要如期舉行,但至少在我看來如今說話最沒有份量的不是世衛組織就是他們了,一點也不值得信賴。

    當志願者也不是開幕當天才到現場就可以,被選了出來還要參加實地培訓,這就意味著到時候我需要在日本逗留一段時間。問題是目前在日本感染者的人數還在繼續增加,接下來怎樣發展下去誰都不知道,即使奧運會如期舉行,我也當上了志願者,但在結束之後我還能回加拿大嗎?回來後是不是還要被隔離一段時間?我有我的生活,更不能影響了他人的生活,總不能只為自己圓夢而冒上如此大的風險啊。

    有些機會一旦錯過了就不會再有。在奧運會上成為一名志願者,每兩年都有一次機會?你要不是住在當地那就必須安排交通,更大的問題還是住宿,無論在哪個城市舉行奧運期間的住宿費可謂天價。當志願者是沒有錢拿的,你卻要為當上志願者還得承受得起經濟壓力。我錯過了東京,不能再指望還有下一次機會。

    現在有人還好意思說他們並沒有瞞報?影響了世界各國,影響了各國人民,也讓我的奧運夢在最後一分鐘破碎,他們夠了沒?如果當初及時發佈信息並通告他國,情況還會這樣嚴重?只顧著自己國內的死亡人數和感染人數下降,立刻拿出勝利兩個字,堂堂一個外交部發言人竟敢說美國軍隊將病菌帶到了武漢。在其他許多國家情況根本沒見好轉,仍有繼續惡化的趨勢,難道那些人都看不到嗎?勝利喊得喜氣洋洋,像過年似的,在這裡看他們看到我的雙眼都快全變白了。

    加拿大這裡的感染者人數也在快速增長,其中一個竟是首相夫人,這使得首相本人也要自行隔離十四天。聯邦和各省每天更新的信息還不至於引起民眾恐慌,但有衛生紙和洗手液等產品已經被搶空得差不多,大家不知道隨著氣候轉暖病毒將會消失的說法究竟是否還有科學根據,更不知道加拿大的春天要等到何時才會來(在這裡明天的最低氣溫還會降到零下二十五度)。當然我也不能以為自己就沒事,每天都有人感染,為什麼自己一定不可能,只能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就別做什麼。

    無論你在哪裡,請你千萬也要多注意,做什麼也都不方便的時候我們依然可以找些其它事可做,精神衛生和身體健康一樣重要,別把自己給悶壞了。我呢,剛好可以有更多時間陪我剛剛領養的狗狗玩了,其實也不會寂寞。

    最新發表的文章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最受歡迎的文章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在加拿大跨省搬家之後該辦的事 (New Brunswick)

    你說你不瞭解甚麼是聯邦國家?沒關係,只要跨省搬一次家,你至少可以體會到。在這個國家省內搬家和跨省搬家簡直是兩個不同概念。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