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2018年的秋天曾經申請成為東京奧運的志願者(可閱《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昨天終於有了結果,我成功被選為八萬名志願者之一。

    可是我放棄了。

    叫我放棄的原因有幾個,但其中最大的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沒多久在媒體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我們日本政府及國際奧委會的態度卻依舊堅決,說東京奧運要如期舉行,但至少在我看來如今說話最沒有份量的不是世衛組織就是他們了,一點也不值得信賴。

    當志願者也不是開幕當天才到現場就可以,被選了出來還要參加實地培訓,這就意味著到時候我需要在日本逗留一段時間。問題是目前在日本感染者的人數還在繼續增加,接下來怎樣發展下去誰都不知道,即使奧運會如期舉行,我也當上了志願者,但在結束之後我還能回加拿大嗎?回來後是不是還要被隔離一段時間?我有我的生活,更不能影響了他人的生活,總不能只為自己圓夢而冒上如此大的風險啊。

    有些機會一旦錯過了就不會再有。在奧運會上成為一名志願者,每兩年都有一次機會?你要不是住在當地那就必須安排交通,更大的問題還是住宿,無論在哪個城市舉行奧運期間的住宿費可謂天價。當志願者是沒有錢拿的,你卻要為當上志願者還得承受得起經濟壓力。我錯過了東京,不能再指望還有下一次機會。

    現在有人還好意思說他們並沒有瞞報?影響了世界各國,影響了各國人民,也讓我的奧運夢在最後一分鐘破碎,他們夠了沒?如果當初及時發佈信息並通告他國,情況還會這樣嚴重?只顧著自己國內的死亡人數和感染人數下降,立刻拿出勝利兩個字,堂堂一個外交部發言人竟敢說美國軍隊將病菌帶到了武漢。在其他許多國家情況根本沒見好轉,仍有繼續惡化的趨勢,難道那些人都看不到嗎?勝利喊得喜氣洋洋,像過年似的,在這裡看他們看到我的雙眼都快全變白了。

    加拿大這裡的感染者人數也在快速增長,其中一個竟是首相夫人,這使得首相本人也要自行隔離十四天。聯邦和各省每天更新的信息還不至於引起民眾恐慌,但有衛生紙和洗手液等產品已經被搶空得差不多,大家不知道隨著氣候轉暖病毒將會消失的說法究竟是否還有科學根據,更不知道加拿大的春天要等到何時才會來(在這裡明天的最低氣溫還會降到零下二十五度)。當然我也不能以為自己就沒事,每天都有人感染,為什麼自己一定不可能,只能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就別做什麼。

    無論你在哪裡,請你千萬也要多注意,做什麼也都不方便的時候我們依然可以找些其它事可做,精神衛生和身體健康一樣重要,別把自己給悶壞了。我呢,剛好可以有更多時間陪我剛剛領養的狗狗玩了,其實也不會寂寞。

    最新發表的文章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終活:一個人活在國外不能再忌諱的事

    「終活」為近十年在日本流行的說法,意思是為自己的離開提前做的準備。畢竟那天遲早會來,誰也不想留遺憾。

    在加拿大,口罩的形象是不是不一樣了?

    當初大家不知道新冠肺炎到底會怎麼傳,該怎麼防,卻有許多人對口罩抱有極大反感,說自己肯定不戴,態度非常堅決。

    又是一場風暴的來襲

    人人一部手機的時代,像這次警官暴力執法暴露於世的事情遲早會發生,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現在?我不由得如此想。

    在加拿大接受新冠肺炎檢測體驗記

    阿爾伯塔省政府宣佈將新冠病毒檢測範圍擴大至所有本省居民。無論是否有症狀,慾接受檢測者均可上網進行預約。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