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如果真想要為社會做出貢獻,我自己的一點痛也都是值得的?

    據報導,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界各國的醫療現場所接受的挑戰和肩負的責任之巨大,是過去幾十年內都沒有過的。儘管如此,網絡上還有大批人公開主張他們所謂的自由而拒絕佩戴口罩。我從此也開始重新思考自由的含義和人們為享受自由而該滿足的條件。

    相關文章:《在加拿大,口罩的形象是不是不一樣了?》

    但在議論口罩和自由之前,我是不是還有實際行動可以(也應該)採取?

    我沒有想到,目前加拿大血庫的存貨量不多(上圖,可點擊放大),最少的竟然只有七天的量。不知道是這場肺炎疫情的發生導致存貨短缺,還是年年如此,而不知道是因為,說句實話,我從來沒關心過這個問題。

    不如從今天開始多關心一點。

    這裡僅介紹由 Canadian Blood Services 提供的服務以及我本人利用他們服務的過程。欲瞭解魁北克省內的情況,請參閱 Héma-Québec 的網站。

    前去獻血之前

    – 疫情期間欲獻血必須提前預約

    在肺炎疫情爆發前,分佈在各省主要城市的獻血中心 (donor centre) 接受沒有預約的民眾前去獻血,然而目前為了保證前來者之間的物理距離和工作人員的操作安全,所有人提前在網上(或致電1-888-236-6283)進行過預約方可獻血。

    除獻血中心外,欲在不定期開設的血液採集站(如各區教堂等)獻血的人士也同樣需要預約。

    我為首次獻血做的首次預約(在網上),這個情況下需要先註冊。還好沒有什麼複雜的,該提供的就提供,才一兩分鐘的功夫而已。

    – 準備好口罩 為身體補充鹽分和水分(疫情期間)

    無論獻血中心所在地的地方政府是否已實施強制佩戴口罩的臨時條例,在這段疫情期間,Canadian Blood Services 在全國各地開設的所有獻血中心一律要求前來獻血者佩戴口罩。如果沒有攜帶口罩,可在獻血中心索取。

    另外,獻血前提供的(含有鹽分的)零食和飲料,由於疫情爆發的影響,暫時也不提供了。但他們仍然提倡民眾去獻血之前攝取適量和鹽分和水分,以免它們在獻血過程中的流失導致身體不適。

    獻血當天

    1. 核對預約內容並測溫

    到了現場(我這次的情況是座教堂),在進門處有位工作人員核對前來者的姓名和預約時間,並確認是否在近期內感染過新冠肺炎,或出現過類似的症狀等問題。

    在這裡同時要測體溫。要將筆狀的測溫計含在口中(舌頭下面),等幾秒鐘結果就出來了。

    2. 進行登記

    核對好了預約內容,測溫也測好了,就被安排到登記處正式登記。因為我是第一次在加拿大獻血,需要出示身分證件(由政府部門所發並有記載全名及出生日期的,如駕照和保險卡等),從第二次開始,只要攜帶donor card就可以了(如果發卡工作沒出現問題,加拿大郵政也沒有寄丟,那就會在第一次獻血後六至八週內收到)。

    3. 回答問卷

    登記順利完成後就要上機回答問卷。那是像一部微型電腦一樣的,在屏幕上選擇語言後(只有英法兩種)陸陸續續出現不少問題需要回答。這些多達五十項的問題所涉及到的,最多是個人病史,其他還有在近期內是否在國外逗留過、動過手術、做過刺青或穿耳、接受過針灸治療等問題。

    說實話,很多疾病的英文名我原來是不懂的,但在預約之前將獻血的條件和資格細讀過一遍,那些不懂的病名都查過了,所以這次回答起來很順利。

    4. 採取血樣並進行化驗

    做完了問卷之後就要採取血樣。在手指上輕輕扎一針,不癢不痛,是否適合獻血,其結果馬上可以知道。而在同時工作人員問我過去十二個月內去過的國家(因為在前面的問卷中有一項問我是否在過去十二個月內出過國,而我也如實回答「是」),這裡也如實回答都有哪些國家就可以了。

    5. 終於⋯⋯ 要獻血了

    經過了這麼多步驟之後終於要獻血了。其實這次我半躺在那裡開始被抽血之前大概也才十五到二十分鐘左右,考慮到每一個人做完這些步驟後,我們坐過的椅子,接觸過的屏幕和桌面等,他們工作人員還要徹底消毒過後才能安排第二個人,這樣的時間一點也不算長。

    護士遞了個橡膠球來讓我握在手裡,說要在抽血過程中重複著一會握住,一會放鬆的動作,以促使血液的流動。聽著她解釋,我還儘量掩飾住自己心中的緊張(我從小到大最討厭打針),但沒一會兒就感覺到有針扎了進來。還想說還沒準備好針都已經來了,到底是痛還是不痛,根本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 後來大約450毫升的鮮血很快把那個袋子給裝滿了。把針拿掉,做止血,留在那裡多坐五分鐘就可以跟護士說聲謝謝離開了。

    6. 完了再多坐五分鐘

    但可以離開的暫時只是獻血過程中半躺過的床(椅子?),還要在他們另外安排的休息區繼續做五分鐘才能走人。那裡還有各種零食和飲料提供,但在疫情期間不能當場吃喝,五分鐘過後離開了那裡,可以把口罩摘下來了才有機會放進嘴裡。

    我決定去獻血的理由

    說到我這次決定去獻血的理由之前,或許應該先從我為什麼一直沒去過獻血說起(還包括我的「黑歷史」)。

    其實在前面已經說過我從小不喜歡打針。到今天還記得非常清楚,我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第一次在學校打疫苗針,全體學生集合在體育館,不像其他同學們都乖乖地接受命運,我害怕得想跑,最後讓好幾位老師們給抓著壓著才打成。我也不知道是因為純粹怕打針,還是那次的經歷留下的心理障礙,都四十幾了還怕打針。這是我一直以來都不想去獻血的原因。

    然而在移民加拿大之前每年例行的體檢中抽血檢查肯定是避不開的,那些體檢又不是被人逼著做,而是我自己想要,還特地去曼谷做。

    為了自己的健康,要抽血也能勉強接受,那麼,我還有什麼理由不能為了他人的健康而忍一次痛?再說這場疫情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而在目前我的血型剛好是比較短缺的一種,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做點貢獻?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讓我有機會下定決心在這裡好好地生活下去,來了都有四年半了,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自己都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才終於行動了起來,我根本沒有資格說別人要積極為社會貢獻,但對於那麼多人在疫情中仍然不願戴口罩的事心中不免有些想法。

    當國家和地方政府建議或強制要求民眾戴口罩的時候,有些人主張個人自由而拒絕也許出自他們對集體主義(甚至對極權主義)的反抗心理,他們認為個人權益不應該受到政府的控制。但我想問他們,如果沒有生在人類社會,沒有活在文明社會,大家還會知道自由的概念嗎?實際上誰都不是一生下來就能無條件獲得自由的,在我們所屬的每一個社會,有自由也就有責任,不能只有自由卻沒有責任。實在不想因為政府要求而佩戴口罩的話,他們可否試想周邊鄰居希望他們戴?

    這次獻血的過程中,我遇到的幾乎每一位工作人員都和我說謝謝。他們又不是做銷售的,我獻了點血他們也不會賺到什麼,但他們依然能夠說出謝謝兩個字,我認為這點已經證明了我們都是組成這個社會的重要一部分,同時也體現了大家相互關懷的溫暖。那天將近有一百個人獻血,在這個非常時期他們工作人員要承擔的風險可不小,我應該謝謝他們才對。加拿大人不是常評價自己太愛說謝謝嗎?那天在現場的氛圍的確挺加拿大的,讓我還想多回去幾次(但至少要隔五十六天才能去第二次)。

    相關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與狗同行 去旅行之前的準備

    加拿大對寵物及攜帶寵物的遊客夠友好嗎?大概地瞭解過情況,並為實踐而準備的過程中,而我的初步印象是:比亞洲友好,卻不如歐洲。
    - Advertisement -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在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移民魁北克 // 我在登陸後的兩週內完成的事(二)

    魁北克新移民登陸後的兩週內完成的事第二篇:1.在出身國家大使館(領事館)登記 2.建立良好的生活環境 3.瞭解垃圾管理規定、領取垃圾桶 4.申領Accès Montréal card 5.為換領魁省駕照做預約 6.法語課程的報名 7.申請醫療保險卡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 Advertisement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