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在加拿大,口罩的形象是不是不一樣了?

    現在連政府都開始向民眾派發口罩了 (sorry, it's in Alberta only)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我曾聽媒體報導說,很多外國遊客去日本旅遊時會感到驚訝的事情當中有一件就是「戴口罩的人多」。

    JR山手線・京濱東北線 田端站

    春暖花開花粉紛飛,秋冬流感瘋狂肆虐,日本人很怕這些,再加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大,戴口罩的人自然就多。

    但外國人為日本人的口罩而驚訝的原因,並不單單是因為口罩在日本太常見,實際上也因為在他們國家口罩的形象差。究竟怎樣差,直到這次肺炎疫情的爆發我也才見識到。

    當初有關於肺炎的報導開始越來越多,但其中最多的還是數字,多少人感染,又有多少人死亡。大家不知道這個病會怎麼傳,該怎麼防,眼看著那些數字一天天增長,增長得一天比一天快,整個社會變得有些不安寧。

    多倫多

    即便如此仍有許多人對口罩抱有極大反感,說自己肯定不戴,態度非常堅決。

    我不是沒有聽說過在這裡除了醫務人員之外幾乎只有身患重症的病人才會戴口罩,所以在街上基本不可能遇到一個戴口罩的人,萬一遇上了就要遠離他,同時也忍不住給點異樣眼光。

    對於多數亞洲人而言「口罩只是口罩」,並沒有更多的意思,但生活在西方國家,到底戴還是不戴,這個決定其實也不好做。為什麼?因為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什麼是不必要的麻煩?有些人看亞洲人就是看不順眼,一個亞洲人戴著口罩還更看不順眼。大家不想接觸到病毒是一定的,但又不想無端端挨罵挨打。

    口罩對新冠肺炎的防疫工作究竟是否有效,自從疫情開始爆發以來各個國家和組織的說法在過去幾個月裡一直經歷著變化。

    在起初許多國家並沒有看好口罩的作用,這裡包括加拿大。大環境對口罩抱有的懷疑態度,恰好也給了我不戴的理由。自己一張黃色的臉上配了一副口罩而被罵滾回家,那樣的遭遇我當然不想要。

    趁著各國束手無策病毒便在全球範圍快速傳播開來,擋也擋不住了,結果商家和公共交通被迫停止服務,在部分國家人們更是被關在家裡不能出門了。大概在那個時候,世界終於開始對口罩有所改觀,各國政府紛紛提倡民眾在他們需要出門時佩戴口罩。

    從此在這裡戴口罩的人變得越來越多。在開始時還是以亞洲人為主,到後來就不分什麼人,尤其在人流較為密集的超市等地方,我也不需要再擔心這種膚色和口罩的搭配會讓自己惹禍了。

    但在接下來會怎麼樣?這場疫情淡化人們對口罩的反感真的是既定趨勢嗎?其實不一定。

    這段時間以來我驚奇地發現,網絡上竟然有人將是否要戴口罩的問題跟他所謂的自由聯繫在一起並拒絕佩戴,而且有同樣想法的人好像一點都不少見。這裡所說的自由還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戴不戴,個人有決定的權利」;另一個則是「戴口罩本身已經是對自由的限制」。

    對於一個生在日本長在日本,在外國生活時間已長達二十餘年卻也保留著日本人的傳統觀念的我而言,那些人對自由的價值觀顯然不是很容易理解的。當然在日本也有不顧公共衛生的人,他們的行為就會被視為自私的表現,然而在這裡,同樣的行為卻可能帶有「自由主義」的原則和思想,那些人堅持認為個人自由和公共道德在任何情況下不相衝突,沒有誰大誰小,也就沒有誰要讓誰。

    等將來人們已經忘了新冠肺炎曾經帶來的恐慌,有一天卻在街上看到一個人戴著口罩,到時候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我有點不敢知道,可是我又能不期待沒有肺炎的將來快來臨?我不能。


    近日起阿爾伯塔省政府在省內六百逾家設有drive-thru的連鎖快餐店(McDonald’s, A&W, Tim Hortons)派發一次性口罩,一袋裝有四枚,每人一袋(要替家人和朋友等領取時一人最多可領十袋)。

    一次性口罩?一人才四枚?因為省衛生部門認為為預防病毒最重要也最有效的做法仍然是勤洗手,保持兩米距離,口罩起到的是輔助作用,要民眾在無法保持規定的物理距離時使用。

    既然民眾對口罩看法不一,對省政府臨時派發口罩的舉措也有一定爭議。兩千萬枚口罩畢竟不是從天上掉了下來,而是將納稅人的血汗錢劃了一部分出來才有的。

    我個人認為,無論是派發口罩還是病毒檢測,省政府都以明確的防疫方針為基礎而做下了決定,其中的邏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也找不出矛盾。

    這是個特殊情況,沒有誰能夠做好充足的準備,新冠肺炎的對應上全國各省政府的做法大有不同。至少到今天為止,我覺得這次阿爾伯塔做得很好,身為阿省居民感到幸運。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