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從「沒有」開始

    剛去中國留學的時候,我們這些留學生最愛開玩笑說,在中國第一個學會的詞不是「你好」,而是「沒有」。在接下來的生活中我也慢慢有體會,去商場買東西,人家確實也跟我說沒有(雖然我要的東西就擺在那裡),去旅遊找住宿,人家一樣告訴我沒有(那不是旺季,還看到那些老外紛紛背著包出來)。其實都有,沒有只是他們的口頭禪,而沒辦法也便成為我們初來乍到時的口頭禪。

    後來,我也很快就學會了,他說沒有,不一定另外一個人也說沒有,所以換個人去問,那個人也說沒有,那再換另外一個人,多數問題就這樣可以解決了。如果還是不能解決呢,我要多用一點頭腦了,直接問人家哪裡會有也好,或者通過其他的提問來引導可以滿足我的答案也好,還是不行的話,可能還需要靠體力到別處去找了。我想,在那一段時間的磨煉中,自己還是比較成功地增強了生存能力。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一幕幕來會覺得還真的有點可笑,同時也為僅僅十五年的時間裡中國國內發生如此大的變化而驚嘆。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後,簡直是黑白電視機和高清彩色電視機之間的差別,當時的中國,對我而言,像是坐了時光機到了三十年前的世界一樣,雖然眼前所看到的都帶有顔色,可是感覺上一切都是黑白的。

    現在,我們很少聽到曾經令人討厭的沒有了,那時候在外面買飲料就要問:有沒有冰鎮的?現在還有人問?買火車票,也不需要在火車站排上幾個小時後被一個沒有就趕走,市區到處都有代售處可以很輕鬆地買到票。現在到中國留學的外國人很多,尤其在北京和上海,一所高校超過一千名留學生的情況已經並不罕見,可是他們不會知道十五年前的「沒有」,絕大多數的,因為他們認為那裡「有」才來。離開家鄉,他們在那裡有自由,去了超市還有足夠的物資可以滿足他們生活上的需求,到處都有酒吧可以跟朋友一起去泡,會講中文了在將來會有更多的發展機會⋯⋯ 真的不一樣了。

    在中國大陸生活了這麼多年,中文也可以說得還算比較流利了,那裡的文化也稍微懂了一些,同時也確立了自己的「站位」,其實挺不容易,所以身邊的朋友們問我為何離開?也是很正常的事。說到這裡我還是要回到有何沒有的話題,因為我年紀也不輕了,要多為自己的將來而考慮的時候,發現那裡還有一個很致命的「沒有」,是社會保障。

    作為一個外國人,在大陸是無法加入他們的社會保障系統的,我們一樣繳稅(雖然其稅率與中國公民的標準有所不同)也得不到最起碼的保障,除非出錢加入商業保險,平時看病都要全額自付,更不會有失業保險、養老金之類的。在那樣發展速度飛快的地方,整個社會如何變去誰也說不清楚,而且因為快,一旦有變化,恐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的影響也小不了。我最擔心的是外國人的就業機遇隨時會受到因為社會的變化而來的衝擊,那麼除非有特別的技能,有可能做不到退休都已經沒有了工作。就算做到了退休的年齡,由於快速的發展,物價也上升得很快,退休前所積累的儲蓄是否夠我度過老年生活,老實說我是沒有信心的。所以,我也希望,既然有繳稅,也為社會作出一點貢獻,社會也可以保護我,可是實際上我是得不到任何的保護,只是因為我是一名外國人。

    十五年前的沒有開始,讓我培養了一定的生存能力,而在十五年後,這個生存能力會這樣地派上用場,我自己都沒有想到過,竟然會想到另外一個國度去嘗試新的生活,而現在,我正在做這個準備。

    相關文章:《以前在大陸買火車票》

    上一篇文章旅遊 + 體檢 = 快樂曼谷行
    下一篇文章戲劇人生

    最新發表的文章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終活:一個人活在國外不能再忌諱的事

    「終活」為近十年在日本流行的說法,意思是為自己的離開提前做的準備。畢竟那天遲早會來,誰也不想留遺憾。

    在加拿大,口罩的形象是不是不一樣了?

    當初大家不知道新冠肺炎到底會怎麼傳,該怎麼防,卻有許多人對口罩抱有極大反感,說自己肯定不戴,態度非常堅決。

    又是一場風暴的來襲

    人人一部手機的時代,像這次警官暴力執法暴露於世的事情遲早會發生,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現在?我不由得如此想。

    在加拿大接受新冠肺炎檢測體驗記

    阿爾伯塔省政府宣佈將新冠病毒檢測範圍擴大至所有本省居民。無論是否有症狀,慾接受檢測者均可上網進行預約。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