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以前在大陸買火車票

    你還記得買不到車票的滋味嗎?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實際上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都可以上網訂票了,可是現在從一個發達國家去大陸留學的人,遇到提前十天都買不到票的現象,或許仍然認為一票難求。那麼以前買一張票難到甚麼程度?

    九五年我去大陸求學,第一站是遼寧大連。當時還只是專門學普通話,我嫌那裡的學校留學生太多,加上大連本地人說的也不是標準的普通話,很早就決定學完一個學期就要轉去黑龍江哈爾濱。那次,我和另外兩位韓國同學決定一起去哈爾濱參觀當地的學校並瞭解讀書和生活環境。

    我們早已經聽說當時在東北買一張火車票相當困難,也不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火車站專門設有外賓售票窗口,所以那天早上五點多就出發去了火車站排隊。實際上窗口是要等八點才開的,可是當我們走到火車站的時候那裡都已經排著長龍,也算是讓我們見識了傳說中的困難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在那個年代鐵路售票還沒有採用電腦系統,車票也都是一張張硬板式的,售票人員的工作效率極低,我們等了好久,排在前面的人似乎只見變多也沒變少。

    最後,大概也等到了十點半才輪到我們,在等待的過程中一直在嘴裡念著的一句話:

    XX號去哈爾濱的三張硬臥

    說得好像非常溜,一下子就說完了,可是換回來的還是他們的口頭禪

    沒有!

    這個沒有當時我們幾乎每天都有機會聽到,可是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那一次聽到的絕對是最冷也最殘忍的,五個小時的辛苦等待只能換回一個冷冷的沒有?當我們還很茫然的時候,排在後面的東北虎男就要擠過來,窗口裡面的東北虎女也要趕我們走,我實在也不服氣,問都沒問身邊的那兩位韓國朋友(都是女孩子),就衝著裡面喊:

    「硬座有沒有!?」

    就這樣我們買了三張硬座票。

    那時候看哪本旅行書都把硬座車廂描述得非常恐怖,人不只在座位上,座位下的空檔和走道上,兩個車廂之間的連接處,總之哪裡都是,還有滿地的痰和垃圾,然後就是一股令人快窒息的味道。沒辦法,誰讓我們選擇到大陸讀書,都是自己,只好硬著頭皮入鄉隨俗了。

    其實硬座車廂也給我們外國人一次更直接地和中國人交流的機會,很多人對外國人很好奇,而且東北人也很熱情,在車上一直都有人想跟我們聊天,還不停地遞一些吃的過來請我們吃,不知道這個消息怎麼傳開的,偶爾還有其他車廂的人都會過來,列車員也很關心我們,說有甚麼困難隨時可以找他們。車上確實很髒也很臭,不過也在這些體驗中讓我們重新發現生活在中國的快樂。

    說回當時求票難這一話題,其實我的經歷還不少。有一次從西安去昆明看朋友,我還是沒買到票,而且那次連張硬座票也拿不到,只好先到成都,在那裡再想想辦法。後來人是到了成都了,可是連續去了三天的火車站都買不到票。第三天去火車站之前還看著時刻表仔細研究過,還有一趟車是以攀枝花為終點站的,攀枝花位於四川南部,過了山就是雲南,也是成都開往昆明的列車必經的大站。那天還是買不到昆明的票,我就問有沒有攀枝花,幸好還買到了一張臥鋪,心想攀枝花離昆明也不算太遠,再轉個大巴應該也很快就到了。

    後來順利到了攀枝花,記得是下午的三點,一出站就看到一輛大巴停在那裡,就是去昆明的。沒想到竟然這麼順利,我就過去問要開多久到昆明,可是他的回答是第二天早上五點。我說不是吧,才四百公里的路怎麼花那麼長時間,他就說一路走的都是山路,就要那麼久。沒辦法,都沒有別的路可走,我就買票上車了。

    當時買票,賣方的口頭禪是沒有,而我們這些買方的口頭禪就是沒辦法,現在已經好很多了,至少不用排上好幾個小時的隊再瞭解到底有沒有票可買,上網一查結果就顯示在那裡,半分鐘就好。可是有時候會想,現在去大陸留學的學生,他們的生活會不會像我們以前所經歷過的那麼刺激?光是拿著買火車票作一個例子,排隊的辛苦等待,還有面對著售票人員時的心驚膽戰,爭取到一張票的興奮和安慰,這樣的過程,他們再也沒機會經歷了。還不只那些,其實也少了鍛煉耐心和隨機應變的能力的機會,而這些,也都是當時在大陸讀書的外國留學生,除了語言之外必定要學會,必定也會學到的能力。

    我是真的有點懷念當時的日子,可是看現在的大陸,我知道肯定也不會再回來。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