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戲劇人生

    我的人生還不算富有戲劇性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復活節郊遊

    復活節的一個週末,到埃德蒙頓東郊的小鎮郊遊去了。在那個人口只有八百多,根本也不可能吸引到遊客的地方竟然還找到了一家韓國人經營的小餐廳。

    又見玫瑰

    我到現在一直相信流浪漢離家出走不是因為賭債而是因為癌症,相信他不想叫心愛的女人傷心才走的。

    聖誕祝福經北極

    加拿大郵政是聖誕老人的北美地區「經紀人」之一。他們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特別開設信箱,孩子們寫給聖誕老人的信寄到了那裡,由這位「經紀人」轉去北極。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

    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這次為了找我叔叔專程來到了哥本哈根,僅逗留一天時間。他說要我教他怎麼用高壓鍋,還要我想出一道適合用高壓鍋做的菜,然後一起到超市買菜去。

    一年之前我是一點也沒有想到過,一年之後的今天自己會在香港。

    自從十八歲那年開始,我甚麼時候試過很確定地說下一年自己還會在原地,或者說一定會在某某地方?現在看來,後來的十六年時間裡變化如此不斷,似乎也是早已注定的。這樣過日子,自我感覺並不差,可是讓我父母來講,「你總是讓人不放心」,以前他們確實對我不怎麼放心,後來時間久了,被我逼得只好習慣了,習慣到如今我和他們之間兩三個月沒有聯絡也算正常。那麼,那些哥們級的女性朋友怎麼講呢?她們說,我可以是一個無所不談的朋友,卻也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的異性,寧願當我是姐妹。喂,你們好過分啊。

    可是,我親戚中還有一個人生活過得比我還戲劇化幾十倍,那是我叔叔。

    他的戲劇人生開始得比我稍微晚些,是在大學畢業以後。他在日本讀了大學,畢業後因為工作需要去了紐約,一去就是兩年。兩年後人家還要跟他續簽,他卻覺得:都難得出來了,就這樣回去也沒意思,結果把那份工作也辭掉了,然後去了南美。講到這裡,還算比較正常,只是一個年輕人,做事比較衝動而已,可是如果我說,他這一去就去了幾年,你還會說我叔叔正常嗎?我記不清楚了,好像他後來在南美待了六七年?去到那裡,其實他身上的錢很快就花得光光的,只好停下來打份臨時工,他跟我講過,他還洗過死人的身子,那時候他最後窮到吃一頓飯也困難,就做了那份算是高收入的工作。

    他在南美期間比較具有戲劇性的還有兩件事情,其中一件是發生在智利,其實真正事情發生在他離開以後。漫長的旅遊,他走得實在很坎坷,走得太累了,那次在智利,他真的想有張床躺下來休息,剛好走到了一個豪宅前面,敲門問能否借宿。大概是我叔叔那時候早已經不成人樣了吧,被人家拒之門外,可是他累到再也走不動了,還是繼續站在那裡,哪裡也沒有去。後來還下起了雨,下得很大,這個時候人家發現窗外那個人還站著,實在不忍心,結果把他帶到了屋裡。他後來在那個豪宅待了一段時間,人家對他也很好,讓我叔叔到現在都念著,可是那一家人中有誰還在世上他都已經不清楚了。是因為,我叔叔也到後來才知道,其實他們一家,是當時的智利政府官員的家庭,在他離開智利後的1973年9月11日發生了政變,從此他們一家人都分散得七七八八的,再也無法聯繫上了。

    第二件事情。他在南美那段前進、打工掙錢、再前進的日子也有該結束的時候,後來他也總算攥夠了錢可以買張回家的票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另外一個問題,是甚麼問題?辦不到美國簽證。跟現在不同,當時日本人進入美國也是需要簽證的,過境也是如此,從南美飛回東京就要經過美國,可是他那時候拿不到美國簽證。忘了他說第一次在哪個國家申請的,反正那裡的美國大使館拒簽(我想原因大概是當時我叔叔身上的錢太少的關係,那時候也只是剛剛足夠買一張回日本的機票而已),後來又到了另外一個國家的美國使館,還是拒簽,然後再到另外一個國家去試了一下,人家告訴他,他的名字已經被列在黑名單上。其實他也沒有做犯法的事,第一次被拒簽大概也只是上述的原因,但他後來還去申請了幾次,結果連續幾次被拒簽使得他成為「不速之客」。如果無法辦到美國簽證,他也不能回家了,當時手上的錢根本不夠他買經歐洲飛回東京的機票。

    可是他也沒有沮喪多久,就決定買一張飛往歐洲的票,最便宜的,結果飛到了西班牙的馬德里。他本來想找家日本餐廳打工,卻發現馬德里的日本餐廳很少,打了幾個電話似乎也沒有眉目,很快就決定離開,坐火車去到了羅馬……

    他的故事實在是太瘋狂了,瘋狂到他在南美期間已經幾年沒有跟家裡聯絡(据他說,剛開始的時候是因為真的沒有錢,後來是因為太久沒有打回家,有了錢也已經沒有臉再打了),害得我爺爺和奶奶都以為自己的兒子早就不在了。這樣一個人的人生,讓我怎麼一下子講得完。我也就不再去講了。可是還有一件,值得我特別提出來跟你們講的是,後來他繼續流浪到了丹麥的時候,在哥本哈根的一家咖啡廳裡認識了一個女孩,後來他們在一起了,一直到現在都在丹麥。

    所以,你說我的人生也還不算太戲劇化吧?

    如果,真的想把自己的人生過得富有戲劇性的話,其實還需要運氣。

    可是,生活太充滿戲劇的味道,也會過得很累的。你看我叔叔的故事,現在講起還可以講瘋狂也好,刺激也好,可是在當時,他也只是為了生存而奮鬥,雖然多半都是自己惹的禍。

    人生還是平凡一點好。平凡中多添一點刺激就剛剛好。所以今天我又買了一點六合彩。

    下午,在我們家樓下拍的。今天,天很高,也很藍。

    相關文章:《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上一篇文章從「沒有」開始
    下一篇文章上海2011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復活節郊遊

    復活節的一個週末,到埃德蒙頓東郊的小鎮郊遊去了。在那個人口只有八百多,根本也不可能吸引到遊客的地方竟然還找到了一家韓國人經營的小餐廳。

    又見玫瑰

    我到現在一直相信流浪漢離家出走不是因為賭債而是因為癌症,相信他不想叫心愛的女人傷心才走的。

    聖誕祝福經北極

    加拿大郵政是聖誕老人的北美地區「經紀人」之一。他們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特別開設信箱,孩子們寫給聖誕老人的信寄到了那裡,由這位「經紀人」轉去北極。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