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剛才出去抽了根煙,忽然發現甚麼聲音都沒有。我還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把帽子給摘了下來,再停止所有的動作,才知道原來真的那麼安靜。天氣太冷了,沒有人要出來了。

    這場冬天開始以來加拿大東部連連突破歷史紀錄,卻沒見在西部這邊有股像樣點的寒流帶來超低溫或下暴雪的天氣。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

    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前些天跟一位在澳洲的朋友聊天,他說那邊都四十多度,還有人有效利用太陽能在露天環境成功地烤出了一塊餅。我也想了想,能不能利用氣候條件做點具有生產性的事情?結果只能想到在外面撒個尿來做冰棒。不過這個好像不叫有生產性。再說了,非要做冰棒也得有股冷空氣來襲才能實現。

    幸好還沒叫我等到脖子要撐不住之前它就來了。這下真的來了,而且絕不比東部的差。

    這兩天看到的新聞很多都是有關或起因於天氣的,說拖車公司的電話被那些求助的給打爆了,還有在哪裡發生交通事故導致嚴重堵車等等。最低氣溫降到了零下三十多度,下雪下得也不小,這樣的氣候條件之下汽車也不大願意出門了吧,昨天我開去附近的超市,在短短不到一公里的路上都看到三四輛車停在路邊開不動了。

    我想那些人該不會像我一樣是剛搬來的吧?這次的大幅度降溫都是一個禮拜前就說好的,他們也不好好準備迎接它的到來?

    不過我們在國外都說加拿大冷,很多人並不知道在這個國家的不同地區之間有很大差別,我自己也是要來埃德蒙頓了才知道甚麼東西叫做block heater(引擎加熱器),這兩天還真的用上了。還有身上的絨毛大衣,來了這裡才真正發現的確物有所值,沒有它,穿上好幾層衣服穿成了「肥仔」也不一定敢出門。這裡還不只是冷,也很乾燥,養成在家做飯的習慣都有很多年了,還是第一次在手上出現乾裂刺痛的症狀,以前懶得塗的潤膚霜,現在再懶也得塗。

    在我上小學那個年代,日本還流行讓男孩全年都穿短褲,甚至在冬天,天氣很冷的一天也不例外。因為每天都是那樣,每年也都是那樣,而且很多男孩都是那樣,我似乎也從未懷疑過要那麼做是否有明確原因和目的,只覺得穿著長褲上學的同學很時髦。

    如果地點換了在埃德蒙頓,父母還那樣待孩子的話,估計他們的鄰居就會報警說有人虐待孩子。我在網上讀過在加拿大的日本人還專門為了送孩子上學買輛車的事。那篇文章介紹,家裡到學校開車十分鐘就能到,坐公交車卻要一個小時,因為在中途還需要轉車,搞不好還要更久。在這樣的天氣要等一次車也不好受,轉車不順利又要多等,而且還是個小孩,連我都會不忍心的。

    埃德蒙頓市規定居民要負責清理自家門前人行道上的積雪,儘管這裡的降雪量遠沒有新瀉和青森等日本著名雪鄉的多,但下雪天總是說來就來,鏟雪依然是個累人活兒,忙完後的腰酸背痛基本上是避免不了的。

    隔壁印度家庭做起這個清雪工作來十分勤快,畢竟是個有小孩的家庭,也為其他過路人想得多些吧,下過雪的第二天早上我從家裡望出去,路面經常都被他們主人清得乾乾淨淨的,而且還把部分應該由我負責的地方都掃過了,弄得我實在不好意思。事實上我也不差,還算比較勤快,是人家比我還勤快,現在我們都會很自覺地,誰先幹起活來誰就多鏟一點,剛好碰面了,相互打打招呼。過去住過的地方都有專業的鏟雪工,冬天本來也沒甚麼人會長時間待在外面,自然也碰不到誰,現在要自己出力完成這項任務,還能有鄰里間的交流,其實也挺好。

    相關文章:《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上一篇文章投訴者的煩惱
    下一篇文章斷捨離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萬聖節:鬼怪和病毒共舞之夜

    我們當然希望孩子們能夠把一年一度的節日過得快快樂樂、無憂無慮,這裡的網絡上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幫孩子說話」。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