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上次回家是在今年一月的事情,那時候肺炎疫情還剛剛在中國開始。看著媒體做的報導,我還當它是一場交通事故一樣,會影響別人也不會影響到我。沒想到自己回到了遙遠的加拿大以後沒有多久,疫情也很快就蔓延到全世界。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免得希望又以失望而告終。


    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都九月底了。幾乎每年都在說的那一句話 ——「時間過得很快」,用在了今年心中別有一番「滋味」。

    受疫情影響大家被迫著要放棄很多事情。因為該做的都做不了,有些人覺得時間過得太慢,因為它還照樣過去,也有些人會覺得過得太快。我屬於後者。其實時間從來都以一個速度流去,只有我們最愛「自作多情」。在短暫的夏天結束後,今年的秋天似乎比往年的長一些,至少到現在還沒有迎來第一場雪,這也算是一點安慰吧。

    我這個人本來就習慣待在家裡,只要有網絡,整天在家也不會怎麼難受。疫情來臨後還更多地灌在 YouTube 中想麻木著自己,其實我在關注已久的頻道看到的是更多現實。一位在赫爾辛基做空服員的日本女孩說她到明年春天都不會有機會飛。在紐約已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那位說因為疫情給生活帶來的困擾還弄得他們夫妻關係有點僵。還有好幾個人在過去幾個月明顯胖了一大圈。看來想要麻木自己都沒有想象中的容易,但看到大家在不同地點卻受一樣的病毒影響的生活裡掙扎著也奮鬥著,我還聯想成大家在不同時間欣賞著一樣的月亮,心中又莫名地多了幾分安慰和勇氣。

    中秋快到了,這裡的華人超市也出售各種月餅。我在中國生活了那麼多年後對中秋依然沒有概念更沒有感情,每年的這個時候公司派的月餅能不要就不要,不但因為不懂意義,其實根本也不愛吃。可是今年,我還是有點想吃了,買塊冰皮的就不會太膩,挑個看上去不會太甜的。都說了沒概念也沒感情,是否傳統月餅我才不管,只要可以擺個樣子就好。

    在此讓我預祝你中秋快樂。

    在中秋過後也很快就要迎來萬聖節了。那些商家特別劃出了糖果的專賣區,賣的都是大包大包的,你買幾包回家,當天有多少個孩子來敲門也不用怕。不過今年孩子們真的會來嗎?去年的萬聖節那天還把房間的燈都給關了,因為在搬家之前懶得多做準備,不想有孩子過來。可是今年再希望那些扮鬼的孩子們一群一群地來,大家也會有所顧慮吧,準備好了大量的糖果還沒有孩子過來的話,我最後也不是像視頻中看到的人一樣要肥了一圈了?

    時間過得很快。疫情的影響還真是不可小看啊。

    這些天總忍不住上網查票價。目的地,當然是東京。

    當初疫情剛爆發的時候票價曾經直線飆升,那些趕著要回家的人只好忍痛買票。現在情況不同,班次已經夠少,但在多數航班上的乘客還更少得可憐,這也就使得有些航空公司只能推出促銷價,如加航從加拿大西岸飛東京的來回票價一度下降到了四百多塊錢(含稅)。可是我不敢買。

    這週總理先生在發表講話時已確認加拿大正在經歷第二波(至少在阿爾伯塔,從那些數據早已經看出來了),而我自己暫時也沒有迫切需要,現在可不能像去買菜一樣出一次國。買了三四個月以後出發的,又有誰知道到時候疫情是否已經得到了控制?我想回家過元旦,也想去法院現場旁聽(關於日本「國籍法」的一審判決),到了春天千鳥之淵的櫻花會呼喚我。但在回國後還要在家自行隔離十四天,哪都去不了,這裡還有狗兒在等我,十四天過了也該回來了,那我還去日本幹什麼去?

    唯一我目前為此擔心的是僅有的一條牛仔褲。我所有曾經穿過的牛仔褲最後都會在大腿內側破洞而結束了使命,現在這條也不例外,都被兩邊粗腿摩擦到快要破了。你會說:牛仔褲不是哪都有賣嗎?沒錯,但我全身的打扮基本上來自於 UNIQLO,因為它很簡單,質量也可以,重要的是價錢便宜。埃德蒙頓也有一家,只是價格不像日本的便宜。

    一旦冬天來臨,不管男女老少都穿成了隻熊一樣,大衣肯定也少不了,牛仔褲破了洞也沒有人會看到。可是今年秋天有點長,我擔心等不到冬天我的牛仔褲已經完蛋了,即使熬到了冬天,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趟日本。

    時間過得到底是快還是慢?總之疫情的影響依然不可小看。

    其他相關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在加拿大,口罩的形象是不是不一樣了?

    當初大家不知道新冠肺炎到底會怎麼傳,該怎麼防,卻有許多人對口罩抱有極大反感,說自己肯定不戴,態度非常堅決。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