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一期一會」沒有寫在旅行書上的故事

    今天傍晚的事,我在九州的朋友打了電話來了,說她親戚在國道上拉了搭便車的男孩回來。這位男孩之所以最終由我朋友接待,是因為他來自台北,而我和我朋友曾經在哈爾濱學習的時候認識,她勉強還會說一些中文。當她打過來的時候,她和她媽媽帶著男孩正在一家餐廳吃晚餐。我想她媽媽大概是想給男孩更多說他母語的機會吧,就叫她打來要我跟那位男孩聊一會。

    他今年二十四歲,當完兵第一次出國,就到了日本。這個月六號從熊本開始他的搭便車之旅,先繞到鹿兒島後北上,經宮崎到了大分。第一次出遊選擇去日本,畢竟距離不遠,治安也可以,除了語言上會有些障礙之外,應該可以算是比較適合入門者的目的地之一。可是第一次出國就嘗試這種玩法?每次回家我都會開好幾百公里的車也沒遇到過搭便車的遊客,在日本原本沒有形成文化,總覺得想搭都有不小的難度。我在日本和外國去旅遊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也沒有試過,但他第一次出來就嘗試,好勇敢,肯定有得寫,很羨慕。

    他還說要一直走到大阪再飛回台北,接下來會有哪些驚喜在等待著他,我都不能不期待。不過今晚還是先在她們家好好地睡個覺吧,我朋友的媽媽很喜歡做飯,明天早上肯定又是滿桌的佳餚,讓他先吃好再上路。

    我也有一次讓一個人上過車,是在台灣。在合歡山上看到路邊有個老外舉著大拇指,過兩秒我才反應過來人家是要搭便車的,就把車停靠在了邊上。那是唯一的一次。如果你也想在日本搭便車,剛好讓我在開車的時候給碰上了,那算你幸運。因為我每次回國都不會很忙,一定會載你的,你想要有車搭,我也要有人聊。

    在旅途中越來越多的事情發生得根本就在我們的預料之中的時候,意外成份最多的應該是跟別人的相遇。無論是旅行書還是網上的攻略,除非是機器貓時代的人特別為你而寫(機器貓來自22世紀),都不能告訴你會遇見誰。如果旅行真的可以讓我們豐富人生經驗,主要不是因為那些在旅行書和攻略上可以找到的,而是因為那些人的存在。不管是純粹偶然,還是命中注定,也不管你是機會的提供者,還是被提供者,我想日文中所說的「一期一會」沒有比這裡更合適的用場了。

    對了,在文章的最後,祝他一路順風。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