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大寶森節的衝擊

    一年一度的 Deepavali 到了,昨天在我的 FB 上已經能看到檳城的朋友們或用文字或用圖片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期待心情。

    甚麼是 Deepavali?Deepavali 中文譯名有屠妖節、排燈節和光明節等幾個版本,根據 Wikipedia 的介紹,它是:耆那教、印度教與錫克教慶祝「以光明驅走黑暗,以善良戰勝邪惡」的節日。Deepavali 是泰米爾文(淡米爾文、坦米爾文)的叫法,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印裔人口中泰米爾人所佔比率最大,採用的名稱自然也是泰米爾文版的,而到了印度這個節日則叫做 Diwali,這是印地語中的叫法。

    關於 Deepavali 的介紹先簡單地寫到這裡為止,因為看到那些字眼,我想到的卻是另外一個節日,那就是 Thaipusam。被譯為大寶森節的這個節日給我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首先是非常突出的視覺感受,再加上我本身薄弱的宗教觀念,當時都忘了去瞭解那天他們究竟慶祝甚麼。那麼順便也問問 Wikipedia 怎麼說。

    英文版介紹:

    Thaipusam is a Hindu festival celebrated mostly by the Tamil community on the full moon in the Tamil month of Thai (January / February).

    中文版介紹:

    大寶森節慶祝濕婆和雪山女神的幼子戰神穆魯幹的生日,在這一天他得到了雪山女神的饋贈——一支長矛,最終使其消滅了魔鬼 Soorapadman

    我對宗教故事一點也不感冒,不如當自己沒去瞭解過好了⋯⋯

    不管是否帶有宗教色彩,國外還有不少傳統節日我們已經不是太注重它的由來和意義了,例如泰國和老撾(寮國)等國慶祝的 Songkran(潑水節),還有印度的 Holi(剛剛上網看了才知道原來中文有侯麗節的叫法?)等,那些外國遊客多半也是潑水或者潑顏料去的,更像狂歡節。Thaipusam 也一樣,你是不是印度教徒都可以參與,可是怎樣參與?不是潑水,也不是潑顏料,而是摔椰子。

    PEN080122 007
    Jalan Magazine (Magazine Road), Georgetown

    椰子當然不用自備,反正在路邊堆得滿滿的,隨手拿上就使勁往地上扔,扔完一個再拿一個,大家在那裡比著誰摔得最多似的。我都不知道那天自己摔了多少個椰子,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些心疼。至於為甚麼要摔椰子,我聽說過幾種不同說法,目前還在研究中。

    然而 Thaipusam 並非只有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一起瘋狂的場面,更有讓人只能屏息凝視的一幕。

    在那裡人多,聲音又大,卻偶爾讓人陷入只有視覺沒有聽覺的世界中,只有一雙眼睛是不受控制地睜開著,直到汗水從額頭滴下來的那一刻,我這才恢復了意識一樣,震耳欲聾的印度樂曲重新迴盪起來。

    據說準備期間長達一個月,需要嚴守戒律,經過了包括禁慾和吃素等種種的考驗,得到肉體與靈魂的淨化才能參與這個儀式。眼看著一針又一針地穿進去,剛一開始我都有些受不住精神上的疼痛感,但他們表現得非常鎮定,「因為相信神與他們同在,毫無疼痛的感覺」,至少在網絡上的介紹都是這麼寫的。其實那天我見過有一個男人疼痛難忍,最後暈倒在地。換了我,平時看病打針都怕,這種事嘗試都不會去嘗試。

    如果說他們能忍住百針穿身的疼痛都是因為信仰,我想宗教給人帶來的力量一點也不小。我從媒體的報導中知道許多戰爭都以不同宗教之間的衝突而發生,但身為東亞人從來也沒有親身經歷過因宗教引起的戰爭影響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所以世上那麼多與宗教有關聯的行為中,他們的儀式曾經帶給我的直觀衝擊絕對是最大的。

    Thaipusam 通常都在一月底至二月初之間,明年是1月23日星期六,後年則在2月9日星期四。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