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激情燃燒的歲月(七)

    一名差點沒有被「革命」的日本留學生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實際上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大概是無綫的《守業者》看了太久了,今天早上走在下雨的街頭我不由自主地哼起了:落雨大,水浸街,可是接著哼出: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啊?曲子竟然讓《東方紅》來取代了它。頓時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

    說到《東方紅》我就會想起那個一身紅,還印有毛主席肖像的打火機,如Zippo的火機有頭蓋的(雖然做得也沒那麼精緻),頭一開就響起那個旋律。以前那些遊客多的地方都有賣,像還沒有開發成步行街之前的北京前門一帶,總會有不少攤主打開它來示範著並吸引遊客購買。那個文革時代留給後代的產品我還是沒有去買,以為他們的「革命」又一次以失敗而告終,可是十多年過去了,在我的記憶中還有那些打火機的影子出現,而《東方紅》的旋律,估計還會在我腦海中繼續響兩三天,不知道自己現在也算不算是被革命了。

    我跟革命兩個字的關係似乎也不太淺,當年在北京,因為是外國留學生的身份,學校給我免了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兩門課,不知為何卻免不了中國革命史。可以說那個內容讓我看得根本就是一頭霧水,沒看完一頁都已經犯睏了,只好出去到宿舍外面找板凳坐下來看,就像那些中國學生做的一樣。不同的是我在寒冷的冬日衣服穿得薄薄的,怕穿得太暖就會看不下去,心中還有自己與其他留學生被隔離開來的感覺。一個外國學生在冷冷的天坐在外面埋頭看的竟然是中國革命史,是有點慘不忍睹,為了保持良好的精神衛生請你也不要想象。

    我還沒有到大陸去讀書之前,也就是二十多年前,或許很多人對這個國家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大家身穿人民裝,頭戴鴨舌帽,滿街都是自行車的那個年代,而當年我在高中上中文課,記得課文中還出現人民公社。說起課文,當時還在走著正確的政治路綫,幾乎每一段課文至少都會出現一兩個同志。後來到中國才發現,除了在電視新聞中偶爾會聽到之外,這個詞基本上從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被淘汰掉了,所以那一次在西安火車站有人喊我同志,還真的嚇了我一跳。人家為甚麼這麼嚴肅?是警察嗎?我做錯了甚麼了?心裡帶著少許的緊張回過頭去,那個人雙手拿著大包小包的,像是剛下車的樣子,原來也只是想問我問路而已。如今同志這個詞的用途比較廣泛,卻不會用來直接稱呼對方,也不會在學習普通話的課本中出現了。

    現在人們心目中的中國形象早就讓車水馬龍和高樓大廈替代了,時代變了,太多的字眼隨著時間的流逝也被遺忘了。這個時候我在這裡說甚麼革命史,還哼著革命歌曲,真是有點變態。可是忽然發現,當別人問我在大陸讀書期間有過甚麼有趣的故事的時候想不起,卻在連續劇裡面的一首歌,或是早晨的雨滴,聯合起來刺激我大腦的時候又想起了這麼多,也是挺好玩的事。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