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不到廣州非好鳥(一)

    那裡曾經是我的最愛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我對這座城市產生感情的原因中那幫朋友起到的作用固然不能忽視,但城市本身的魅力的確也是讓我矛盾重重的一個理由。

    在麥當勞看香港

    大家都說香港小,以前我也覺得那裡小。實際上當年在太古上班我每天要花一個小時到公司,還有同事先要搭公車再換地鐵,路上的時間比我要的還長。

    又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廣州,是我那天也有跟同學說的話:當初還以為會經常回來,都不知道跟多少人說過。我得承認對廣州的感情是開始有點變味了,因為變化太快,原來我是那樣的愛她,她卻越走越遠,變得越來越陌生。再加上朋友們也一個接一個地結婚生孩子,人家有人家的生活忙了,哪像我這樣閒。要不是有位朋友回來,上個週末我也沒有特別要回去的理由。

    還沒回去之前覺得有點懶,在回去的路上卻讓我睡得很安心,平時也不常談及她,但一旦有人問起我就會講得滔滔不絕,廣州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一個地方。想起來我在那裡的故事還真多,即使離開後生活在別處,還有很多故事都一樣離不開她,當然我是不會刻意去意識到這一點。長達十多年的青春年華中,經歷的事情多,留給我的記憶自然也不少,而在這些經歷和記憶裡總有那些朋友的面孔,如今大家分散得七七八八,缺的就是機會,它一來到,我也沒有不回去的理由。

    我第一次到廣州是甚麼時候?是我們還沒見中大北門的時候,是珠江新城只是一片田的時候,是只有一條地鐵的時候,是生活在有山有水的城市,大家也沒有甚麼江景房、山景房的概念的時候。那根本就是我們無法預見廣州在後來的變化的年代。

    第一次來到廣州的時候我自己又是一個甚麼樣的我?從北京一路坐火車下來,到廣東境內看到鐵路邊的蘇鐵和椰樹以為來到了東南亞國家;從廣州東站坐公交車出發後看到中信廣場和市長大廈感覺更像是來到了香港;到了學校就發現校門一走出來便是一家麥當勞而狂喜。那時候我是一個來自北方的土包子。來到了廣州,領略到了大小城市的分別之外,同時也非常直觀地看到了南北方的不同。

    有一點讓我很深刻地意識到南北方的差距的莫過於口音。在廣州我的北方腔顯得重到有點慘,而他們說的,一開始我甚至不太能分辨是普通話還是廣東話。在同一個國家,互相說的都是一個語言卻無法得到很好的溝通,雖然談不上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但也證明了兩千多公里的路原來一點都不近,這曾經也引發了一個外國人對北方的思念。

    其實,一個外國人為甚麼會讓中國給吸引住?像我這樣自願來讀書的,包括身邊的那些朋友,大多都是對她的歷史或者文化有點興趣吧。所以此前我去了北京,也去過西安,到外面隨便一走就可以看到很多歷史性建築,同時也可以滿足求知慾,感覺的確很棒。可是廣州呢?她有超過兩千年的歷史,算是一座歷史名城,但在印象中,同北京、西安一比卻遜色太多。那時候我是想換個環境,也有考慮在課堂外還學點其他的。在北方也有三年了,正在快速發展的一個國家,我也該是時候擺脫原來對她的印象,而在自己的生活中尋找和感受中國。廣州還不是挺好?那裡環境一定會很不同,還可以學廣東話。

    很多時候事情並不按照我們的計劃進展,後來我在廣州生活的時間比預期的至少還要一倍多,廣東話卻講得爛得一塌糊塗,但十年的時間確實也將我心目中的中國形象,逐漸從北方城市中的畫面轉變為我在廣州的所見所聞。

    或許在眾人眼裡廣州的形象是比較尷尬的,雖然說是中國三大城市之一,卻沒有北京的霸氣,也沒有上海的時髦,在省內還有深圳藉著地理優勢和經濟實力總是威脅她的位置,那廣州到底有甚麼?應該很多人都想不起來有甚麼說法最適合用來形容她,我愛上的就是這一點,因為外表特徵並不明顯,總是要我們用心生活並感覺出來。而且她有不受別人左右的步伐。你想先走?那你自己走吧,我還有茶要慢慢喝。這樣的感覺要在那裡生活過了才知道,需要一點時間,可是一旦知道了,會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對她有點感覺了,原來在廣州的生活是多麼的舒服。

    我在中國國內一共跑了八個城市,至今都認為那些在廣州認識的外國朋友對自己所生活過的城市懷有最深厚的感情,經常聽到他們說非常懷念在那裡的日子,多少還是和這個城市本身的魅力有關係吧。而我自己,除了日本家鄉,廣州就是生活過最長時間的地方了,而且還是二十出頭的時候開始,從此影響著我人生的一些經歷,還有那幫朋友,都和當時廣州所帶給我們的環境是緊密相連的。不知不覺在國外度過的時間也超過了人生的一半,在這段時間裡中文說得比自己的母語還多,將來十年不說都不會忘記;對廣州,我在中國大半個時間都在那裡度過,不用再說感情有多深多厚,一定要有她,我的故事也才算完整。

    離開了也有三年多了,對她的感情開始變味的這個時候,我相信反而會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寫出來。她今天的變化,會給我機會想起更多昨天的一幕,我自身的變化,也會更多地讓自己意識到處處都有她的影子。今後我想多花一點時間寫出更多的廣州,也算是對那段時間的一種肯定,同時也給後來的三年時間一點安慰(雖然聽起來還有些消極,可是想到這些內容也在經過了這三年的時間後才寫得出來,還是應該說一切都有雙面性吧)。

    相關文章:《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緣份

    我在這裡依然有機會重新發現那些日子曾經帶了給我的。我在這裡可以更容易地多認識一個國家的人,有過那段日子,我也可以在新的環境中更勇敢地多嘗試一些事。

    香港早晨

    今早在樓下的茶餐廳吃飯,好幾年沒去過的一家,但在那裡看到的似乎是幾年來從未變過的背影,一個個坐得看上去有些孤獨。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九十年代外國留學生在中國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