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度有不同,但大連、哈爾濱、西安、北京、廣州、上海、青島、深圳、香港、檳城、蒙特利爾和那個海濱小鎮等,我生活過的地方這樣算起來似乎也不少。去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又搬到了埃德蒙頓,至今有五個半月了,經歷了漫長的寒冷冬天忽然間轉變為豔陽高照的初夏的過程,我發現這裡的氣候其實是在自己生活過的所有城市中最舒適的。

    緯度這麼高,距離北極好像也不太遠,在這樣一個地方五月底的天氣卻像在沙漠中一般,不但空氣很乾燥,太陽還毒辣得很。這與埃德蒙頓在人們心目中的印象相差甚遠(如果你也對這裡還有一點印象的話)。

    我知道32度在很多生活在亞洲的人看來也不算甚麼,但低於百分之二十的濕度你在亞洲國家基本上沒有機會體驗的。

    而且還很幸運的是,這樣的天氣還能讓我想起一個曾經造訪過的地方。那是甘肅敦煌。

    當年還是一個高中生的我,經常會在英文課上做白日夢,用高個兒的課本藏起矮個兒的旅行書,讀著幻想西域的模樣。

    (那時候滿腦子只有中國,會想到幾年後將實現的西域之旅,卻無法想像二十多年後竟然要移民加拿大,早知道就該更加努力地學英語了)

    幾年後終於踏上了鳴沙山,喜多郎(Kitaro)的一曲『Silk Road』伴隨著,和我無數場白日夢中的一樣充滿著神秘色彩。那時的感動到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回憶起來還會帶著一幅畫面一起湧上來。

    可是去了第四次之後敦煌的地位不一樣了,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改造成了一座典型的中國式旅遊城市,而那次在耳邊響起的不再是『Silk Road』,已經變成了『我真的受傷了』,王菀之的聲音訴說著一樣唱著:「是你變了 是你變了」,令人悲傷不已。

    從此敦煌也沒在我的名單中出現過,除了幾年才看一次的照片也沒有甚麼讓我想起那個地方。敦煌變了,我也變了。不知道如今敦煌的氣候是否也變了,但那種沙漠中的陽光和氣味,這兩天又讓我在遙遠的埃德蒙頓想起來。

    我很喜歡這樣的太陽。我很喜歡這樣的空氣。再說,敦煌再變,她曾經讓我整天做白日夢的歷史卻不變,我其實也很喜歡。

    月初還連續下了幾天的雪,現在總算也等到了夏天的到來,這裡的夏天很短,還是好好享受吧。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移民魁北克 // 我在登陸後的兩週內完成的事(一)

    以自己在2016年4月的經歷,分兩篇來介紹以下內容。其中第一篇介紹的內容包括:登陸程序(在蒙特利爾機場)/ 申請SIN / 在移民支援團體登記 / 認識城市、開始找房 / 買張OPUS card / 開立銀行戶口、申請信用卡。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