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亞洲男女站在那裡。其中一位男人看我也是亞洲人,第一句就用中文問我是否也懂中文,確認到我懂,他繼續用中文簡單介紹自己是基督教的傳教士,然後便開起了連珠炮來。

    對於他的一個問題我也許不應該如實回答。

    他問我:

    「你對基督教有沒有興趣瞭解?」

    我說:

    「我曾經產生過興趣,也讀過一些書,但最終認為這個宗教不適合我」

    是我用詞不恰當,他把我那句「基督教不適合我」抓著不放,他後來說的話大概想告訴我沒有讓宗教來接近我和配合我的道理,還說我這樣想是「大錯特錯」。

    我在想他是來傳教還是來說教?

    如果你將宗教視作唯一的,至高無上的,那你就會認為我說的話太奇怪,因為對你來說這樣的事情本來輪不到我判斷適不適合。可是我沒有像你那樣的信仰呢?我從來也不認為宗教是唯一的,也不認為是至高無上的呢?

    後來短短的幾分鐘裡,他還用「靈魂」一詞用了好幾回,弄得我越來越不懂。我也就拿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個疑問,問他:

    「為甚麼世界上發生的很多戰爭都是由宗教原因而引起的?」

    他還繼續拿他所謂的「靈魂」來解釋,但他說一次靈魂,我就不懂一次,一直到最後他那個靈魂實在太多了,整句話我都聽不懂了。這是我在這十多年來用中文進行過的對話當中難度最高的一段。

    最近在新西蘭和斯里蘭卡也都發生了那些事,幾百個生命那樣就走了,他們在事情發生的三秒鐘前還不知道這個命運,一天後卻在他們自己已經看不到的新聞報導中。這不是極端的例子,實際上在過去幾十幾百年從不缺乏類似的事情發生,難道他們還沒有成功汲取一丁點的教訓,而只是學會了靈魂解釋法?

    還真的希望不過是這位傳教士的口頭表達能力欠缺而已。

    我聽不下去,人家看我的反應也說不下去了,就轉身走了。

    他走後,我關上門進屋,重新回顧了一下他說的話,還是不懂。

    上一篇文章復活節郊遊
    下一篇文章埃德蒙頓,五月。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