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真的記得住我往日的樣子?

    除了這裡我還寫日文網誌,只是那邊寫得不多,剛才還算了一下,包括在尼泊爾寫的兩篇,上個月只寫過五篇。一個小時之前我還在那裡寫,才發現原來自己寫起日文,話題的切入方式有著很大的不同。怎麼不同我也有點說不上來,反正自我感覺那裡寫得非常日文,而這裡呢,有點像半日文半中文。

    如果說的是語言,還是從小時候學的就是我們的母語。記憶就不同,不像語言那麼根深蒂固,好比一個小碗,它的容量一直保持不變,如果要把最近的和最重要的留在那裡,我們每天都要丟掉其它的一小部分。上次我在一個日本網站看到的消息,是說東京上野火車站前面一家餐廳要關了。東京有五個樞紐車站,即東京站、新宿站、澀谷站、池袋站和上野站,其中上野可說是開往東京以北地區那幾條綫的始發站,而我每次從東京回家,就要到上野去坐火車了。所以,儘管我從來沒有去過那家餐廳(也許去過?至少我自己是沒有這個記憶),我腦海中的記憶很深刻,因為每次到上野,我都會從站台上看到餐廳外面特別醒目的牌子。

    像那家餐廳和那個牌子,從小時候不知不覺留在我的記憶中,還一直留到現在的街景,聽說要沒有了,要消失了,不免感到有些失落。我在日本也只是生活了十八年,其中自己能夠形成比較「三維」的記憶的時間還不足十八年,那個牌子一樣,那些至今依然能夠留在腦海中,且帶有實體形象的記憶,應該都不算很多了。不過,實際上,那些都已經不算多的記憶,才是我的基礎,也是我的底子,我經歷過不少次因為它一小塊一小塊地丟失而來的,輕時頭昏,重時崩潰,就這樣一直走到了現在。

    如今我的嗅覺或者視覺,就在那麼一瞬間給我帶回來的,基本上都是我到中國以後的一幕幕場景,而且這已經在好幾年以前就開始。也許,現在的我,都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中國化,而可以說成「既是日本人,又是中國人」。那些記憶和瞬間的反應帶有的說服力,對我來說比甚麼都要強,而它帶給我的影響也是怎麼樣都沒有辦法輕視的。

    自從上次回家都已經過了一年零三個月了,下次回家還要等到十二月,這下我要破紀錄了。如果沒來大馬,應該早有機會回一趟家,也不會再破這樣不光彩的紀錄了。其實,這樣也才像是我的人生,一向都是這麼過來的。

    2008年5月2日 寫於檳城

    相關文章:《這些年來在海外》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