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30天歐洲非熱門國度之旅(三)

    保加利亞篇(三)

    說到保加利亞我們會聯想起來的都有些甚麼?我呢,只會想起玫瑰花和里拉修道院。

    在保加利亞東正教是他們最主要的宗教。說來慚愧,還沒有到中國讀書之前我聽都沒有聽說過甚麼是東正教,都是後來認識了來自希臘、羅馬尼亞等東正教國家的朋友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一種教派。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它與天主教和基督教究竟有甚麼分別,唯一知道的也只是他們的復活節不在同一天而已。

    那時候我在廣州,復活節那一天我們留學生樓格外熱鬧。不知道是誰的主意,復活節變成了潑水節,一人拿著一個水桶,沒有水桶的就拿飯碗,見人就潑水。像我對復活節完全沒有概念的也跟他們一起玩得非常瘋狂,而且還有機會蹭他們的飯,吃得很好。但那幾位羅馬尼亞女生依然保持著「矜持」,我問她們為甚麼,這才知道原來那天是天主教和新教的復活節,他們東正教的復活節並不在同一天。

    我對宗教也不是沒有興趣,只不過生活在東亞國家,真正接觸到宗教的機會不多,所以每次出外旅遊可以參觀那些建築也算是稍微靠近不同宗教的一個機會。

    里拉修道院,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保加利亞最具吸引力的旅遊景點之一。距離首都索菲亞約一百二十公里,不算太遠,可以一天來回,像我後來住的旅舍也有安排一日遊。我是前一天就從普羅夫迪夫搭車到了鄰近的布拉戈耶夫格勒住了一晚,才得以上午較早時間就到,院內只見幾個遊客,可以舒舒服服地走了幾圈。原本還打算在修道院裡借宿,不像印度阿姆利則的金廟那樣大方,這裡還是收取費用的,但機會難得,而且早上的禱告時間中可以感受到白天沒有的莊嚴和神聖。只可惜在普羅夫迪夫多住了一晚的關係,也要考慮到接下來的行程,最後放棄了那個念頭。

    如果跟團,導遊就會講解牆壁上的畫和圖案背後的故事給我聽,選擇了自由行,就要自己預習才可以,可是我沒有,所以映入我眼裡的,更多是那些色彩和建築風格,其實那樣都已經很特別了。我不是東正教徒,對這個宗教完全沒有感性上的認識,知道了那些故事,相信也沒多少感觸,倒不如坐到一邊去看看望著壁畫的人的眼神和表情是甚麼樣子。

    去那裡有一點要注意的是交通。無論從索菲亞過去,還是布拉戈耶夫格勒,車都不多。首先,索菲亞每天也只有一班車可以直接到修道院,到達時已經大約是下午的一點左右,而回程的車三點就要離開,時間比較緊張。如果要安排得再寬裕一點,或者要從布拉戈耶夫格勒過去,這就有點麻煩了,根本沒有直達車,必須得先到里拉小鎮再轉車。可是連接小鎮和修道院之間的巴士也不多,一天下來也就那麼幾趟,就因為這樣,害得我要在並不大的修道院裡待了整整七個小時。那個地方再美,七個小時的時間實在也有點太多了,不知道人家在班車的安排上能否做些調整呢?

    至於索菲亞,我原本也對那個城市沒有期待多少,因為無論在網絡上看到別人寫的,還是聽朋友曾經和我說的,好像都不怎麼樣,所以這一次的旅行計劃裡我依然留了兩天時間,也不過是為了在匆忙的行程中好好地歇腳而已。那天晚上一到旅舍,前台的工作人員果然也吩咐著我一大堆,說這個要小心,那個也要小心,令我也不由得提高了一點警惕。實際上她說的那些,都是我在網絡上也看到過別人埋怨的,例如攜帶大件行李搭電車就要多買一張票,對那些不知情的遊客,人家也會毫不客氣地罰錢,或者打的一定要先講好價錢,不然就會被宰得好慘等等,倒也沒有直接威脅人身或財產安全的事,治安還算不錯的。

    索菲亞的確也沒有太多非去不可的旅遊景點,不過那裡的街道走得挺舒服的,路人並不多,總可以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卻不失都市的節奏。腿是沒有人家的長,但我和他們的步伐似乎是一樣地快,明明是個過客,卻讓我產生了自己早已融入到那個街景中的錯覺。

    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到維也納的時候,應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在那裡怎麼走,感覺自己是一個被導演無奈中派上的臨時演員,整個場景都在抗拒著我的出場一樣。維也納是竟然可以華麗到那樣的「喪」,我感覺實在待不下去,在市中心走了一會,其他甚麼也沒看,吃過了豬扒,其他甚麼都沒吃,第二天匆匆地就離開了。

    有人也許會說索菲亞的灰色建築看上去還不是更喪?那樣充滿社會主義色彩,似乎沒有任何一點表情。回想起來,那年載著我的車從維也納開到了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迪斯拉發(布拉提斯拉瓦),透過車窗看到的一棟棟建築也都是灰色。那我讓那個城市的面貌給沮喪了嗎?其實沒有,心中反而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至少那個時候,我的旅遊還是為了找尋未知的世界和事物,可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能吸收的份量是有一定的限度,在中間總需要拿些熟悉的景觀、氣味和溫度來調整一下自己,而那些灰色對我來說並不陌生。這一次到索菲亞我感受到一種親切,不只是因為城市人的生活節奏,應該也有這樣的原因吧。再說,在那裡看到的笑容,會與那個灰色的對比之下顯得更燦爛,也更溫馨,那種溫暖也是我曾經在大陸最熟悉的感覺。

    最新發表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與狗同行 去旅行之前的準備

    加拿大對寵物及攜帶寵物的遊客夠友好嗎?大概地瞭解過情況,並為實踐而準備的過程中,而我的初步印象是:比亞洲友好,卻不如歐洲。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最受歡迎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