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30天歐洲非熱門國度之旅(一)

    保加利亞篇(一)

    這麼大的一個世界,在那麼多的國家都有朋友固然是令我感到幸福的一件事,但在同時這樣也限制了目的地的選擇。年紀畢竟不小了,勇氣也不如從前。

    保加利亞是我一向嚮往的一個國家,曾經有一次從土耳其搭火車去羅馬尼亞的路上還經過,可是也沒有停下來的唯一的理由就是我在那裡沒有朋友。離那裡不遠的羅馬尼亞和波蘭我都有朋友可見,這讓我覺得老遠跑去歐洲旅行還不見朋友也太可惜了點,所以都去了四五次的東歐,一直也沒去過那個國家。

    可是今年我終於也做了一次難做的決定,去一個月的歐洲都要去一些沒去過的國家,將目的地定在了保加利亞和前南斯拉夫諸國。

    雖說感興趣,我對保加利亞的印象可不怎麼樣。有一次從火車上看到的是破舊不堪的住宅,看不出「表情」。後來也聽到別人說,在保加利亞人們也毫無表情,對著遊客很冷淡,至少在很多日本驢友的文章中找不到多少好話。

    飛到歐洲之前先在東南亞待了一個禮拜,無論在泰國還是馬來西亞都有朋友陪著我一起玩,都是那些常去的地方,也算比較熟悉了。到了歐洲才開始要自己一個人走,第一站伊斯坦布爾,畢竟還是去過,所以說真正的挑戰就要從那個毫無表情的國家開始。我的心情又變得開始有些沉重了起來。

    走的都是在歐洲消費最低的幾個國家,玩一個月就要一筆費用了,出發前要做功課也是為了有效控制旅途上的開支。但在保加利亞的第一站大特爾諾沃,我還是沒少花錢,因為我老友帶著他老婆一起從羅馬尼亞過來見我。以前每次去布加勒斯特看他,我們都是從早到晚整天在喝酒,地點換了在保加利亞還是一樣,而且原來他老婆也是個酒鬼,三個人一起喝了不少酒。有好酒喝,吃的也要不錯,才兩天半的時間,換一次錢不夠,還換了第二次。

    說到換錢,在這些國家還真的有點麻煩,幾乎一個國家一個貨幣,怕少換了到時候不夠花,多換了又浪費(我後來才知道,在保加利亞歐元的買價和賣價之間也不過是幾分錢的差別,就算多換了要再買回來,其實一點也不痛),所以最好多帶些小面額的歐元去。

    再說回大特爾諾沃,這個城市的名字是那些保加利亞城市中唯一讓我感到親切的,是因為有一位著名的相撲手就來自於那個古城。我想也並不是因為那位「琴歐洲(相撲手的名字)」吧,在街上和店裡,他們對我這個日本人出乎意料地友好。原來他們不是毫無表情,而是比別人害羞一點,只要我主動打招呼,表面上的冷漠也很快就消失了。想想也不奇怪,當我們出國旅遊時,不是只有我們警惕,看到外來的,長相完全不同的,他們感到好奇的同時多少還有一點警惕也很正常。至於「琴歐洲」,後來我在銀行換錢的時候還成為了我和櫃台員工之間的話題,這樣將我們雙方之間的距離給拉近了許多。

    有了對保加利亞的直接認識,還有兩位朋友的存在,讓我在大特爾諾沃的兩天半玩得非常愉快。那是一座很可愛的古城,老城區的規模不大,也不算太小,有夠多的小巷讓我們走進去轉,也有夠多的房子讓我們想把它拍下來。那裡在歷史上還跟土耳其有著密切關係的緣故,我們也可以品嘗到正宗的土耳其咖啡。據我朋友介紹,保加利亞在歐洲以盛產各種蔬菜而聞名,可以一邊眺望著美麗山景,一邊欣賞碟上的新鮮沙拉唱的歌。

    在老城區,從最主要的街道一拐進小巷幾乎全部都是上坡路,房子建得密密麻麻的,也都在斜坡上。平時少運動的我,走得氣都喘不過來,身邊走過的老人家看起來卻很硬朗,雙手領著袋子默默地走上去。我是多想幫忙人家啊,可是都已經累成那樣,最後也只有目送他們背影的份兒。

    那些貓兒,我怎麼沒見過他們在外面跑到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看他們有時候跑得也挺快的,可是好像從來都沒有像狗、馬或者老虎,也沒有像我這樣不能喘氣的時候。我在那裡的斜坡路上看到不少貓,有一隻懶洋洋地睡午覺之外,其他的剛好正在活動中,跑起來很快,跳得又很高,永遠都不知道累的樣子,而且步伐像T字台上的模特,跳姿更像平衡木上的體操運動員,動作非常優雅,讓人看著大飽眼福。

    最新發表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與狗同行 去旅行之前的準備

    加拿大對寵物及攜帶寵物的遊客夠友好嗎?大概地瞭解過情況,並為實踐而準備的過程中,而我的初步印象是:比亞洲友好,卻不如歐洲。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最受歡迎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入籍還是不入籍?

    入籍的理由?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