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3.11 不能被遺忘的時光

    殘酷到永遠無法拿時間的尺度來衡量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長野奈良井宿老街半日遊

    奈良井宿位於長野縣鹽尻市,在江戶時代的五街道之一「中山道」沿途六十九個「宿場」中的一個。那裡依然保持著小鎮原有的清靜⋯⋯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要談到日本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的時候,還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日本的奧運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3.11 三年了。

    那天發生的事情殘酷到永遠無法拿時間的尺度來衡量,

    「都三年了」

    「才三年啊」

    三年時間意味的對大家都不一樣。

    九五年一月在神戶、大阪一帶發生了大地震,那年我剛好高中畢業,四月就到大陸去讀書,當時認識的外國朋友知道我來自日本就會異口同聲地提到神戶兩個字,後來慢慢的就不再聽到了。而在三年前的前天,發生了規模甚至比神戶那一次還要大的地震,還有海嘯,接著又是福島的悲劇。那會我們的話題都離不開福島,可是也跟神戶那一年一樣,除了政壇上依然討論著當地的重建問題,我和朋友們越來越少談論它了。

    上個月頭回家,我就叫了曾經一起在西安讀書的那幫朋友出來見了面。其中有一位,原本她們一家人就住在福島,而且離核電厰很近,我也是後來聽她說才知道,因為那場災難她們全家人被迫著離開家鄉,現在住在東京。那天她說原來害怕見到我們就會哭。那一連串的災難發生那幾天裡幾乎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向她問候,怕一見到人又想起那時的每一份溫暖而止不住眼淚掉下來。似乎我們在慢慢遺忘那種恐懼感的時候,顯然,事情對她而言從未結束過。

    有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願想起,還是開始在淡忘。或許,兩者都有。還很清楚地記得那天同學在電話中的著急語氣,記得自己當它只是一件平常事開始,終於發現到事情的嚴重性,然後打了好幾次怎麼也不能撥通的電話,從來也沒有那樣焦慮過。當天晚上電視上看到的更像是好萊塢的影片,那種打擊已經完全超出了我所能夠承受的範圍,非常矛盾的視線卻離不開它,一會模糊,一會又清晰的,眼看著光線有些刺眼的屏幕中所有的一切都被海嘯給沖走。

    自從那時候開始,那場災難留下的痕跡從日本的新聞中從未消失過,尤其是核電厰的爆炸遺留下來的,可是看到更多的都是些數據,是以前我們沒有接觸過的。從不知道那些數字意味的是甚麼,逐漸變得多少有一點熟悉,我們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但是不能否定的是,就在這個過程中對災民的關注程度是變小了。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被隱藏在那些數字背後的每一個人,每一段故事,如今有多少人看著那些報導還會想到他們的存在?這一天到來時,作為一個日本人我覺得自己有必要再次深思。

    所以前天在FB上看到有不少身邊的朋友寫到各自的感想,我發現自己心中的傷痕又一次被觸碰到的痛,而在同時卻也感到一點安慰,因為原來大家都沒有忘記過。

    深夜,夢就從黑暗的心境中湧現
    夢中藏著新的一天
    又一個清晨很快就要來臨

    我想藉此機會鄭重地感謝各位海外朋友提供的援助和一直以來的關心。我是無法也沒資格代表日本全體民眾說這一句話,然而至少也可以代表著自己和我家人,還有身邊那些朋友,無論我們的政府是甚麼態度,海內外媒體有甚麼報導,我們心中的感恩絕對是一致的。幸好我也會寫一點中文,能夠更直接地表達對你們的謝意,哪怕只有一個人、兩個人也好,我都非常感激今天有你讀到了這裡。謝謝你。

    66936_602928256461647_906691124_n

    記憶も、感謝も、願いも、祈りも、未来へ。

    相關文章:《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