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不一樣的上海(二)

    當我跟那三位老人家告別後,還在前面的弄堂拍照的時候,有位叔叔騎車騎過旁邊,他就在後頭說:

    「等明年這裡全部都要拆掉了」

    他剛說完,另一位正好從市場拎了一大袋的菜回來的阿姨衝著他喊:

    「你胡說!」

    看她的表情好像真的有點生氣的樣子。不知道那位叔叔所說的會不會變成現實,也不知道他們兩位是否互相認識的,可就是這樣的對話,一下子將我這個外人放在了一邊,反而也讓我能夠更清醒地感受到了老上海的生活氣息。我在香港,住在二十一層高的公寓裡(在香港而言這裡一點都不算高),除了那位總是牽著一隻黑狗出現在電梯的叔叔之外,上下左右住著誰我幾乎都不知道呢。

    在那一刹那的清醒中,我似乎也從他們的表情看到了兩位鄰里間不同的主觀感受。他,看上去其實也很無奈,可是沒辦法啊,面對上面的決定他能做甚麼改變?而她,顯得很着急,根本無法接受。我想起,那位今年七十二歲的阿姨也跟我說過,她早就聽說他們住了幾十年的房子應該也快要拆了,在那一區唯一留到今天的幾排石庫門建築並不在旅遊景點附近,也不在市政府要保護的範圍內。她說到時候想再跟同學聚會都不像現在這樣方便了。

    上面說要建,下面就要面臨拆。牆上被圓圈圈住的拆字,寫得那麼大,有時看上去很囂張,也有時仿佛能看出他的不忍心,可是哪個城市沒有這個拆字?實際上,沒有哪個城市沒有。

    多數人想到上海的時候,可能第一個想起位於浦東陸家嘴的東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廈,尤其在夜幕降臨的時候,在浦東的夜空中它們的燈飾閃耀著,像照亮整個城市一樣。我是1994年的夏天第一次去了上海,那時候東方明珠塔已經建得差不多了,同年金茂大廈也正式開工建設,也就是說,我站在外灘,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沒有東方明珠塔也沒有金茂大廈的風景。目前還有許多項目正在進行中,將來又要變成甚麼樣子,該如何想象我都不知道。上海的變化,作為遊客,我們通常會從那些旅遊景點和高樓大廈開始說起,但對於更多普通老百姓而言,實際上都在距離自己最近的地方開始,而這個變化帶給他們生活中的影響究竟有多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這麼說,我依然認為在上海留下來的老房子還是很多。除了上海傳統的石庫門建築之外,這次我也看到了歐式古典風格建築。那純粹是偶然的一次機會,剛好路過而已,我原來都不知道上海有這麼一個地方。從提籃橋地鐵站的方向過來,首先在長陽路上看到有上海猶太難民博物館,剛開始想著上海和猶太人能有甚麼關係?就直接走過了,到下一個路口,也就是舟山路往東南方向一拐進去,發現那裡的街景非同一般。從那個路口大概也才走了一百米,已經走到頭了,斜對面有個小小的公園,叫霍山公園,那裡有個紀念碑是這樣寫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數萬猶太人為逃避法西斯的迫害來到上海,日本侵華當局以猶太難民無國籍為由設立隔離區,對他們的行動加以限制。此區域西起公平路,東至通北路,南起惠民路,北至周家嘴路。

    據說三十年代有一波大約一萬八千名猶太難民從德國、波蘭和奧地利等地避難上海,由於日軍視他們為無國籍難民,將他們安置在虹口區那塊面積只有一平方英里的區域。舟山路、霍山路這些歐式建築是他們當年集中居住的地方之一,這一建築群因此成為富有異國情調的商業中心,有了「小維也納」之稱。

    知道了這麼多,這個紀念館我也非去不可。

    先從結果來說,雖然規模不大,但確實值得一去。好幾年前我還到過奧斯維辛集中營參觀,參觀完後很後悔沒有提前做好功課,而這裡的紀念館會讓準備去波蘭參觀奧斯維辛的人好好地上一堂預備課。

    因為參觀了這裡,我至少也知道了何鳳山這個人。1937年他被派往維也納到中華民國駐奧地利大使館任職,第二年奧地利被德國吞併,奧地利大使館改為中華民國駐維也納領事館時他就昇任了總領事。那一年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進一步升級,他們生存的唯一辦法就是逃離歐洲,但實際上同年在法國召開的國際難民會議上,包括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國家在內的三十二國表明拒絕接受猶太難民。這個決定使得眾多猶太人已經走投無路的時候,何鳳山出於人道主義,也不顧上司反對發放了幾千張簽證,最終讓難民得以成功地逃離了歐洲。

    我們從那一部《辛德勒的名單》中知道同樣拯救猶太人的故事,而在日本,還有一位杉原千畝(上圖中右邊那一位)也因為曾在立陶宛給猶太難民發放簽證而出名,可我萬萬沒想到讓他們拯救出來的當中還有一大部分人最終逃到了上海。我這才發現原來在現代史上上海的份量還真的一點也不小。

    繼續閱讀:《不一樣的上海(三)》,或讀回第一篇

    photo credit: 待宵草 (Gino Zhang) 20160209-132539_01056 via photopin (license)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入籍還是不入籍?

    入籍的理由?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

    在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移民魁北克 // 出發前的準備(一)

    從預習法語,預訂機票,購買保險,住房問題,到嘗試戒煙等不同幾點,以我曾在2015年的安排事宜為例,更具體地談到遠赴魁北克之前的準備工作該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