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香港的麵包吃不得

    香港真的是美食天堂?我不那麼認為。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終活:一個人活在國外不能再忌諱的事

    「終活」為近十年在日本流行的說法,意思是為自己的離開提前做的準備。畢竟那天遲早會來,誰也不想留遺憾。

    又是一場風暴的來襲

    人人一部手機的時代,像這次警官暴力執法暴露於世的事情遲早會發生,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現在?我不由得如此想。

    眾多外國遊客為何來香港,其中一個理由很可能是這裡的飲食文化,我曾經確實也期待過,後來卻發現自己想像得太美好。我當然不是說香港的東西不好吃,然而事實是,那些好吃的我基本上吃不起。從低廉麵食到頂級菜餚,如果要算出一個平均值,我也相信香港的飲食在世界上都是名列前茅的,但問題是「十個人當中有幾個有錢人」,反正我不會是其中的一個。

    對飲食的重視度不僅因人而異,還受不同地域文化對它的定位而左右。「上海人講究穿,廣東人講究吃」,當年還在大陸的時候我經常聽別人是這樣說的,那麼香港人講究的是甚麼?如果我說香港屬於廣東文化圈的話,可能激怒了部分「思想」偏向激進的香港本地人,但是至少在飲食文化上他們也不應該否定這一點吧,只是他們對飲食的講究程度,在我看來也不見得有廣東人的高。香港人或許不用地溝油,不少餐廳的衛生環境卻也不理想,他們或許不用殭屍肉,茶餐廳的帶筋肉同樣不是給人吃的。即使講究是有錢人的特權,沒錢人的基本人權也要受到一定保護才行,如果這些都不能納入人權的範疇來談論,那也沒關係,可是讓我換個角度來問一句:那些餐廳的自我要求是甚麼?

    離題離得有點太遠了,我主要想說的還是這裡的麵包,像香港較早引進了西方文化的地方,麵包做得為甚麼這樣一般?你說香港不再屬於廣東文化也算了,可是怎麼也不敢恭維的麵包到底是跟誰學回來的?從小不太愛吃麵包,以為自己對麵包沒甚麼要求,可我驚呆了,和我熟悉的麵包也太不一樣了吧。你說其實麵包的起源在於香港,我反而也信了,原來以此稱為麵包的那個才是經過發展後的冒牌,而將港式麵包當做original,騙騙自己吃出的是原汁原味,十分難得。

    說到香港的麵包,我還有一次經歷今後十幾二十年都不會忘記。在我小時候,蛋糕還有buttercream做出來的,後來剛到大陸求學的時候,記得在97年,我在西安要替朋友慶祝生日,還要小心別買到buttercream做的蛋糕。從那以後我都不需要再看清楚蛋糕用的是whipping cream還是buttercream,因為後者在我的世界裡沒再出現過,而我也理所當然地以為這是一個社會必經的發展過程。

    誰想到快有二十年的時間要過去的時候它又重新出現在我的嘴裡,兒時的記憶也不顧我的抗拒已經迅速重現,可是很難吃啊。蛋糕是我室友在下班路上好心買了回來的,他拿著裝有兩塊小蛋糕的袋子進門時的笑容,我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但在將第一口含嘴裡的那一刻,我卻忍不住一點都不猶豫地說「不好吃」。我終於發現自己是太「低估」香港的麵包店了,他們原來還保留著這招,我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此下也只能五體投地了。

    當然了,從此我沒讓他再去那家買蛋糕。可是麵包就沒辦法,我能吃得起的,在哪裡買也都差不多,它又是主食,不能不吃。最後買最簡單的方包回來,自己再煎個蛋或者把其它料配上一起吃,那還過得去。

    外國遊客到日本必吃的都是些甚麼我也不太懂,但在我的清單上就會有麵包。沒錯,我是從小不愛吃麵包的,奇怪的是,遇上了香港的麵包之後,我卻愛上了日本的麵包。

    相關文章:《超級香港式服務》

    (Photo By Dennis Wilkinson – Sunday Morning Bagels)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