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念北方

    昨天早上走過仁濟醫院旁邊的時候看到有一位阿姨在那裡賣各種各樣的包,原先沒太注意,可是當聽到她的吆喝聲,我仿佛是一下子被拉回到了記憶中的北方街頭。她原來是個北方人,喊的是很重的北方音,令我又懷念起曾經在那裡度過的歲月。

    我不得不承認,現在自己的記性變得越來越差,那些記憶從我腦海中流失得越來越快。當天要做的,我要把它記在紙條上,忽然想起的過去,有時候也要寫在這裡,好讓自己再忘記也可以找它回來。有些記憶,說想要忘記卻不容易忘掉,還有些記憶,想好好地保留著,偏偏把它藏在了腦海中最深的那一角落,等到一個場合,一個機會,才重新發現它原來一直和我在一起。

    幸好我發現,那個最深的地方並不是最遠的地方,它仍然也在我心中,我這一顆心就在我身體裡面,不像在地圖中從這一端要到那一端遙遠,心中最深的地方,換一個角度來想,它其實也是離自己最近的地方。深藏在心中的記憶,不需要隨時拿出來談,反而不知不覺之間在最近的地方更直接地影響著我,偶爾發現有它的存在的時候,回憶起來還更是津津有味。

    每隔幾年我都會特別想回一趟北方去,今年這個思鄉之情又上來了。可惜近期內是不會有機會的,她的溫暖,姑且感覺在心中。

    上一篇文章世界上最神秘的國度
    下一篇文章感官中的記憶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