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日本的驕傲

    日本鄉下的美景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長野奈良井宿老街半日遊

    奈良井宿位於長野縣鹽尻市,在江戶時代的五街道之一「中山道」沿途六十九個「宿場」中的一個。那裡依然保持著小鎮原有的清靜⋯⋯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要談到日本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的時候,還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日本的奧運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每次有朋友從東京來,他們都會為自己家鄉的美景而驚歎,而每當帶著外國朋友回家時,我也會身為日本人而感到驕傲。我出生於東京北郊的埼玉(Saitama),一直生活到高中畢業並赴中國留學那一年。後來我基本沒在日本生活過,而我父母大約在五年前就搬到了山梨(Yamanashi),所以如果嚴格按照原義我的家鄉仍然應該是前者,可是我的心是早就屬於後者的了。

    當然山梨本身有豐富的自然風光可欣賞,我家位於山梨縣西北部,四周都讓好幾座山圍繞著,遠處還能望到富士山。夏天可以登山,到了冬天還可以去滑雪,節目多多。

    住在那裡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只開一兩個小時的車就可以輕輕鬆鬆到周邊地區享受代表日本的美景,曾經在1998年舉辦過冬季奧運會的長野(Nagano)便擁有大量的自然旅遊資源。許多高山坐落在那裡,從北到南都有飛驒(Hida)、木曾(Kiso)和赤石(Akaishi)等三條山脈被統稱為日本阿爾卑斯,橫跨了長野縣,而在山與山之間也形成了更多地形獨特的峽谷,其中一處就是上高地(Kamikochi),那裡也是日本最著名的旅遊勝地之一。

    上高地這個名字我是早就聽說過,也知道她位於長野南部,可是從來也沒想到過原來離家那麼近。

    我沒有想到的不只是這一點,更沒想到在日本還有一個那麼漂亮的地方。流在峽谷中的梓川(Azusagawa)清而藍,周邊那一座座山又像是畫出來一樣綠,以為那樣的風光只能在國外有機會看到,還好現在知道日本是一個無論是外國遊客還是我自己都值得多花時間探索的國家。

    據說在日本將登山定位為休閒活動是一名來自英國的傳教士,此前登山仍然被視為僧人的修行之一,並沒有單獨形成文化行為。他早在1888年來到了日本,後於1896年在英國出版一本書《Mountaineering and Exploration in the Japanese Alps》並向大眾介紹了日本阿爾卑斯的魅力。他叫Walter Weston,在上高地還有他的紀念碑,立於1937年。由他帶給了我們的文化,如今在全國各地產生大批的登山迷,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前輩們成功地將這個文化以自己的方式昇華,讓我們為了更好地保護美麗的家園,在意識上也起到了啓發的作用。經常聽到有外國朋友說東京很乾淨,我自己不是很認同,可是在上高地,無論在地上還是水中真沒見一點垃圾,大家要麼扔進指定的垃圾桶,也要麼更自覺地裝在早就備好的袋子中帶著回去。

    都不用說,我們日本人是真的需要好好感謝那位英國人了。為了紀念他,每年六月的第一個週末在上高地舉辦Weston Festival,自從1947年開始到今年,已經舉辦了六十七屆了。

    這次跟我一起回去的外國友人說,在他的心目中日本就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國度。雖然不知道這樣的印象從哪裡來,但聽他這麼說我心裡當然很開心,今後還想多安排一些機會在日本國內旅遊,光看長野都有不少美景在等著我去欣賞。

    從上高地多開一個小時的山路便會到達岐阜縣高山市(Takayama)。那裡最出名的莫過於老城區的傳統房屋,至今保留得還完好,因此有了「飛驒*小京都」的美譽,而高山兩個字也總會勾起我們日本人的懷舊情緒。

    *飛驒國是日本古代的令制國(舊時日本所設置的地方行政區劃,自奈良時代開始實施,直到明治初期廢藩置縣為止)之一,其領域大約為現在岐阜縣的北部。(Wikipedia)

    我們住的旅館位於高山火車站步行僅三分鐘的地方,交通便利,估計也是高山市區僅有的幾家青年旅舍之一的原因,那裡還接待了不少外國遊客。那天分別有來自於捷克、法國、馬來西亞、台灣、荷蘭、西班牙、委內瑞拉、新西蘭等地的遊客基本住滿了整間旅舍,日本人包括我在內只有兩個人。

    我們兩個都是特別愛泡湯的,跟前台的年輕人打聽過後,去了另外一家酒店向大眾開放的溫泉去泡,在那裡果然也看到了不少外國人,等第二天清晨外國遊客的身影一樣隨處可見。原來日本真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換一個角度來說,我自己要到國外去旅行,很多時候確實也因為當地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或許是她獨特的民俗風情,有時是受她本身的地理和氣候等各方面的因素而創造出的條件。但一旦準備在日本國內去玩,我發現自己似乎也不會想那麼多了。假如現在讓我盡可能地接近外國人的思維想一想,倒也覺得日本還是挺特別的一個國家,至少在我去過的三十來個國家中沒有哪一個是很像日本的。

    現在回想著那天早晨走在高山的街道的情景,那種舒適其實也來自曾經的熟悉,儘管房屋建築和地方口音都與我長大的環境存在著很大差異,但在同時,在更多細節上我能夠很自然地聯想到自己兒時的點滴。我想,或許那些我沒辦法確切地用外語表達出來的細節,才是令那麼多外國遊客被吸引到日本來旅行的原因,或者也不如說這是我的希望,因為覺得那些細節中包藏著我引以為豪的,原汁原味的日本。

    上一篇文章佐藤先生(一)
    下一篇文章飯碗背後的故事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