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消極生活

    與其跟潑婦爭論,還不如趕緊回家澆花。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我們要在社會中身為少數族群的一名成員生活的時候既有好處又有壞處。如果你有親身經歷,估計對這裡所謂的好處和壞處也該深有體會。

    我對於這點的深刻認識,還是在十八歲那年去中國東北留學的時候開始。如果把它說成壞處或許不是很恰當,但這個日本人的身份,曾經在那裡生活確實給我帶來過不小的影響。像超市銷售的商品上的標籤,那都是各個商家後來貼上去的,價錢也可加可減,然而我的身份可是天生的,無法自由增減。所以當這個身份成為部分人攻擊我的正當理由的時候,讓我為此震撼不已的同時,也讓我第一次在無意識中學起了如何保護自己。

    最近發生了一件讓我挺不愉快的事情。那天傍晚我去附近一家咖啡廳坐著,後來剛好回車上拿煙的時候,忽然聽到有甚麼東西撞到了我的車。回頭一看,我就注意到在旁邊有車剛剛停了下來,那輛車的右側後門還向我的車的方向開著一半,裡面坐著一位上了年紀的女人,她的表情似乎有點不對。我這就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了。

    我絕不是君子,如果那時候手中有杯咖啡,後來的經過會讓我向這個女人潑去的心都有。她竟然在車上保持不動,還讓車上的另外兩個男人下來,但他們也不道歉,也不是想要議論,而只是隨便應付一下。

    我曾聽說在這裡兩車相撞時先不要道歉也不要承認過失,為的是避免在賠償事宜上有任何對自己的不利。但這次情況不同,事情發生在停車場,我的車好好地停在那裡,從隔開兩個停車位的白線保持著適當的距離,人家開門撞到我的車,完完全全是那個人的過失。那樣也不道歉,他們還有甚麼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釋?我的腦子頓時一片的空白,不知道他們想怎麼樣。我想要的只是一聲對不起,對他們來說真的那麼難說出口嗎?

    最終那位女人還是親自出馬了,但她依然在車上,將她那扇一度關緊的車門又開了開,竟以絲毫不客氣的語氣說我不該責怪和她同行的那兩位男人。我忍不住心中暗罵:

    「操!你個老潑婦,瘋了吧你!?」

    誰責怪他們兩個男的了?我只要人家道歉已經算我好心了,難道我連個道歉也不該要?她則說只要不是他們做錯他們也不必向我道歉。這個老女人不但沒下車,還把門都關了,毫無誠意為自己的過失而道歉,這時下來了和她同行的人,那我怎麼不能要求他們替這個毫不講理的人道歉?

    我的車被人劃傷的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發生過一次,就在我們小區的停車場。雖然從當時的情況可以判斷到底是誰弄的,可惜我沒在現場,人家又沒有主動找上門來承認,最後也只好自認倒楣。

    而這一次,還以為終於成功當場捉賊了,怎麼卻又碰上了個死不要臉的。真是倒楣透頂。既然如此別再跟她一般見識,道歉要不到也就算了,但賠償非要不可,她的惡劣態度使得我反而對此更加堅決,好不容易要上了幾張十塊錢鈔票。他們還在繼續嚷嚷,說那麼點小傷不算甚麼,還說我這個人太計較之類的話,我沒再理睬就走人。

    我記得那次踩著油門的腿都是因為極度憤怒不停發抖的。現在寫到這個經過,似乎還能聞到怒火燃燒肌膚的燒焦味。媽的,我不是豬啊。

    加拿大是移民大國,如多倫多或溫哥華,全國的各大城市裡像我們這樣的亞洲面孔隨處可見,但在這個往哪裡看都是白人的小鎮,我本來就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遇到這種事情時萬一處理稍微不當,到時我將會一夜成名,往後的日子該多麼地不好過,猜都不用猜了。

    曾經在中國,由於歷史原因,我身上「日本人」的標籤讓一些人看得很不順眼。現在來到了加拿大,作為一名「亞洲人」所擁有的外貌特徵也要求著我在各方面多加注意。無論我願意與否,這些身份終究還是脫離不掉的。

    生活在別人的土地本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那裡,你以為的「別人」根本就是當地的主人,而你自己才是真正的「別人」,要想跟主人們適當主張權利,討回公道,需要學習的東西遠比在自己所熟悉的環境多得多,要投入的精力同樣也大得多。

    當年我的倔脾氣的確幫自己更快地打好了中文的基礎,學會了溝通的技巧。我畢竟也年輕過。今天重來一次?說起來簡單,真要做起來就不是那麼回事。我變得不像過去那樣積極,再多的不服氣也很難成為前進的動力,而更多地嚮往安靜輕鬆的生活狀態。當然,經過歲月的磨練,我在控制情緒方面也有一定的長進。

    在外國生活怎麼樣克服並打破困難而最終獲得成功等例子都有許多,他們的故事帶來的鼓勵曾經讓我也試著說服自己:別人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那些故事是真實,但故事總有更多不同版本,包括帶有消極成分的,同樣也是真實的。不論他人怎麼理解,只有自己從正面面對過,才有機會學懂該如何和它打交道吧。誰知道從消極態度得出的答案一定都不夠好?與其跟潑婦爭論,還不如趕緊回家澆花呢。

    或許對自己的要求也太低了點,雖然是消極色彩較重的生活態度,但我仍然為半年後、一年後會發生的事情而充滿著期待。

    上一篇文章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下一篇文章在孤獨中尷尬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