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在日本松山,遇到的不是黑幫,而是善良的老闆

    這次回家時我還第一次踏上了四國的土地。下午六點到,第二天中午的大巴就離開,一共也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卻相信有件事情讓自己一直都會記著,至少到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會的時候。

    我的酒店就在距離松山火車站步行只有一分鐘的位置,那天晚上先到了隔著一條路的對面泡了個溫泉,泡完又去火車站的便利店補煙買酒。買完出來就是長途汽車的售票處和吸煙處,我先看了看第二天去岡山的發車時間,然後從剛買的那包拿了根煙點了火。

    煙抽著正爽的時候,旁邊站著一位先生便開始找我搭訕。我記得他的第一句話就問:「你準備坐大巴嗎?」我說:「是的,明天準備去岡山,才看了一下時刻表。」

    他個兒比較矮,大概在一米六左右,晚上都十一點了,還能看得出他曬得黝黑的臉,但表情很溫和,說起話來斯斯文文,那副圓框眼鏡更加充分地顯示出了他的氣質。我們繼續聊著,他問我是來旅遊還是出差,家在哪裡之類的話,當我回答著感覺這樣的對話有點像在大陸,他口中又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其實我是某某工業(公司名)的,你會否願意來我們這裡做?」

    不知道我臉上給了他甚麼表情看,但在心裡的第一感覺我記得非常清楚,一聽他那麼說,我開始懷疑人家是黑道人士。日文中工業和興業是同音詞,而後者和專有名詞放在一起時有很多都是黑社會團體的名稱,就跟那些某某組一樣常見。難道現在黑幫竟敢公然在火車站前招募新人加入?可這也跟人家給的第一印象相差太遠了點,我不相信。

    其實我不緊張,因為在他斯文的外表中一點都看不出黑道那般的氣質,說完後他又指了指那身衣服胸前位置的公司名,繡著某某工業,這就讓我確定他並不是那種來歷不明的人。可是他的問題還是很奇怪,怎麼會問我要不要到他們公司去工作?我剛好停下來抽根煙,我們剛好聊上了天,也才聊了那麼幾句而已。

    接下來他和我分享的,不僅解開了我的疑惑,還告訴了我目前在日本社會中有不小的一部分人正在面對的困難。他告訴我,他們屬於建築行業,日前人手不足的問題在這個行業非常顯著,只好每天在下班後到火車站前面來見誰問誰。我也聽說過,自從四年前的大地震,因為重建需要許多人才流入到了東北地區,再加上東京成功申辦奧運,使得其他小地方的人才少之又少。

    他說在他們公司也有不少人去了東京和東北災區,那邊對人才的需求很大,工資也相對於其他地方高,既能夠對社會盡份力量,也能夠實現收入的增加,尤其對於沒有成家的年輕人而言這是一個很大的誘惑,他也表示理解。但問題是這對於他們公司無疑是很大的損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員工就那樣走了一個又一個,雖然招進了不少外籍員工,但語言障礙和責任心的差異等都成了困擾,使得工作難度大幅增加。他說著,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樣溫和,但也能看出幾分無奈。

    那個時候旁邊還有另外一位同樣穿著的人,看上去都有七十歲的老男人,其實他們一起出來。如果我沒猜錯公司是他們家族的,他們應該是父子倆,為了公司能夠做下去,也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員工維持生計,他們每天晚上都那樣出來。為甚麼選擇站在那個地方?到現在日本還有不少煙民,從車站一出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個吸煙處抽一根。無論是本地的還是外地的先聊上幾句,然後再問對方的意願。通過如此原始的方法他們也找到過幾個願意在公司工作的人,但我不知道那是他們問過多少人之後才找到的。

    日本人曾經被諷刺地形容為工作狂,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工作的作風和力度都開始有些變化,可以說正處於過度期。資本經濟社會都是重覆著進步和淘汰的過程中發展,或許在這個年代他們那種小型家族生意不再流行,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忽視上一代人為社會的發展所做出的貢獻,而且那些可能早已經過時的經營模式到現在仍然給許多人提供著工作崗位,這個社會還需要他們。那位先生在日本社會可算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原來根本不是黑幫,而是一位將自己生命中的寶貴時間獻給了公司和員工的人。

    後來我們還繼續聊了不少,雖然我也幫不了他們甚麼,但偶爾能有個路人聽他傾訴還談自己應該也不算浪費時間吧,第二天他仍然要站到那個角落,不知道又要找幾個陌生人交談。最後我祝願他們能有個合適人選加入再道了個別。

    上一篇文章那天在家鄉的火車站
    下一篇文章行走印記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