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有些照片上面幾個人物之間交談的內容,無需想像就可以聽在心裡。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長野奈良井宿老街半日遊

    奈良井宿位於長野縣鹽尻市,在江戶時代的五街道之一「中山道」沿途六十九個「宿場」中的一個。那裡依然保持著小鎮原有的清靜⋯⋯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要談到日本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的時候,還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日本的奧運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念在南三陸

    大地震發生後根據當地政府2015年7月底統計的數據,災難中的死亡人數達到620人,下落不明者有212人,當中包括一位當時年僅二十四歲的女孩。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

    有些照片,上面幾個人物之間交談的內容,無需任何想像就可以聽在心裡。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他們去日本的次數也許比我還多,對正在流行的瞭解得也比我多。對他們而言日本也許很特別,有時候還莫名其妙。而我每年最多只能回去兩次,也不否定自己的格格不入,但在那些不起眼的一瞬間我還會再次聽到。

    我的記憶很陳舊,但也不會過時。

    跟身邊的朋友們說過,我的大腦早就分出了兩塊,一塊用來操日本,另一塊則拿來說中文,兩者之間還有多少聯繫自己也不清楚。其實這一點讓我寫起文章來也就會寫出不同風格。日文是我的母語,運用起來自然也會更加順暢,但在同時因為對它有更深一層的瞭解就多了忌諱。與此相比,寫中文文章的時候我可以放肆一點,日本人通常不輕易掛在嘴邊的話,我都敢寫它出來。

    例如?

    例如對那塊土地的感情。如果沒有學過中文,那些愛和驕傲等字眼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用上。現在會用了,說的是中文,卻只為表達自己對日本的情感。

    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一個日本人,想具體寫出在我眼中的日本也不容易。也許最近剛剛學過的一句法文,在這個時候最適合代表我: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œ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法國名著《小王子》,原來不是只給小朋友看的,過兩個月都要四十了,我還在看。

    相關文章: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真的記得住我往日的樣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最新發表的文章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即使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長野奈良井宿老街半日遊

    奈良井宿位於長野縣鹽尻市,在江戶時代的五街道之一「中山道」沿途六十九個「宿場」中的一個。那裡依然保持著小鎮原有的清靜⋯⋯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