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復活節郊遊

    在鳥不拉屎的小鎮,我竟然遇上了一位很有故事的韓國移民。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異族效應:為什麼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自從來到加拿大之後我變得記不住別人的長相了。曾經有幾次跟身邊朋友提起過這件事,說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太會認白人的長相。

    個人主義:加拿大生活中的最大疑問之一

    他們以為在加拿大生活很自由,個人權利也受到了尊重,然而在這裡個人權利所指的範圍似乎比他們熟悉的要廣,甚至到了讓人不易理解的程度。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又見玫瑰

    我到現在一直相信流浪漢離家出走不是因為賭債而是因為癌症,相信他不想叫心愛的女人傷心才走的。

    聖誕祝福經北極

    加拿大郵政是聖誕老人的北美地區「經紀人」之一。他們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特別開設信箱,孩子們寫給聖誕老人的信寄到了那裡,由這位「經紀人」轉去北極。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

    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這次為了找我叔叔專程來到了哥本哈根,僅逗留一天時間。他說要我教他怎麼用高壓鍋,還要我想出一道適合用高壓鍋做的菜,然後一起到超市買菜去。

    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不知道是看著別人學了回來的,還是開始時的不適應導致,我來到了這裡以後,對著他人再好奇也不敢表現得太露骨,而像其他人一樣保持矜持。

    雖然復活節的週末多了一天假,原本也沒想要過得特別,如果沒有讓那位最近剛認識的印度朋友約出來,我應該又把自己鎖在家裡發著呆。他登陸加拿大才一個多月,大概想趁著假期去外面享受春天的陽光吧。

    被人叫出去是好,但要定起節目來我就會有些困惑,平時的生活都是這麼過著,更何況我來這裡也才四個月,根本談不上熟悉呢。

    前段時間跟這裡的旅遊局所要的冊子剛好寄來了,拿來翻了翻,瞭解到在東郊小鎮有幾個世界之最,如:世界最大的復活蛋、世界最大的油燈、世界最大的香腸等等。反正沒找到其他可去的地方,復活節去看復活蛋,對此那位本身為基督徒的印度朋友都也沒有異議,我們就那樣被騙著過去了。

    對,明明知道是被騙著過去的,再說對那些世界最大最高之類的我本來不大感冒,但在開過一個小時的路之後到了那裡,我的第一句話還是:

    「這叫人太失望了⋯⋯」

    這樣都能叫世界最大,是因為沒有別人有興趣再造第二個吧?原來就不大的興趣,看過了這個復活蛋變得更小,還猶豫過要不要去看其他那幾個,最終還是決定到距離最近的小鎮去看世界最大的香腸。

    開了大約半個小時的路,我們到了那個叫 Mundare 的小鎮。那是小鎮中的小鎮,人口只有八百多人,在勉強才能稱得上鎮中心的一小塊地方,各類餐廳和商店全加起來大概都不到十家。如果沒有在2001年的時候「建造」那條香腸,估計不會吸引到任何遊客過來。那條香腸和前面的復活蛋相比還算有些看頭,我相信它那富有特色的造型是當地人充分發揮過想像力才有的成果,還教會我們任何事物都要試著從不同角度去觀察

    剛看完香腸的時候我已經沒有期待更多,可是蛋和香腸到後來還給我們帶來了不小的驚喜。

    那時候都十二點多,也該吃飯了。我們沒嫌小鎮餐廳少,有甚麼吃甚麼的心態走進了第一家,那裡卻做禮品生意為主,還真沒有甚麼可吃,走出來才幾步路看到了第二家,我們也進去了。

    我是有注意到餐廳外面手寫的英文字母介紹他們的招牌菜竟然是 Korean Bulgogi Rice(韓式烤肉飯),也沒想到在那樣的小鎮還會碰上一位韓國人,只等進去後看到餐廳老闆從吧台的那邊帶著笑容向我們問候了一聲,這才確定餐廳(兼酒吧)就由這位長著亞洲面孔的人經營。

    都中午了,當我們進去的時候餐廳裡卻只有一位客人,他坐在吧台的座位正和老闆聊得開心,這不能不讓我想:是不是進錯了地方了?

    但多餘的擔憂很快就散掉了,因為我把更多的注意投在了老闆身上。從他的口音能聽得出他不是在加拿大長大,而和我一樣移民來到了這裡,同時還能從表情中看得出他也十分享受自己跟那位客人的對話。不知道為甚麼,我覺得他的笑容是會讓人毫無條件地喜歡的那一種,很自然,也很舒服。

    後來那位客人走了,只剩下老闆和我們。沒多久他把我點的 Bulgogi Rice 端來,那時候我隨口說出一句韓文讓他很開心,還等我吃完那份正宗美味的烤肉飯又和我聊了起來。

    大家都是移民過來的,相互從哪裡來,甚麼時候來等問題開始問起,當然我還有個疑問:

    「您怎麼會想到要來這個小鎮開餐廳?」

    人口才八百多,而且根本吸引不到遊客的一個地方,我不相信會有太多客源,但他偏偏把餐廳開在了那裡,究竟是甚麼原因?

    他對於我的問題並沒有馬上給到答案,而從他大學畢業之後所經歷的事情講述了起來。

    這位老闆曾經在韓國一家著名汽車生產企業工作,直到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波及韓國並導致公司破產,他就去了菲律賓馬尼拉創業。生意做得還算順利,孩子們也適應了當地的環境,他以為一家人的生活又恢復了原有的穩定,但有一波更大的金融危機發生在2007年,結果公司被迫關閉,讓他們傷心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國後孩子們反而不適應在韓國的生活了,希望回到英文的環境中去繼續上學,可是孩子還小,他不放心,結果經過若干年的準備階段,全家人重新移民到了加拿大。他並不是一來到加拿大就做起了餐廳老闆,而到這裡的一家農產品企業從事生產管理的工作,做了五年後才接手了現在的餐廳來經營。

    到處去奔波,還為孩子做出犧牲,其實一點都不簡單,但他的語氣還那麼輕鬆,臉上依然帶著笑容。聽著他的故事,看著他的表情,我是真的有點被打動了。

    最重要的是他重複說了幾次的話。

    「我很喜歡這裡,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和他一樣身為在海外生活了許多年,也經歷過無數個起伏的一個人,我打心裡替他感到高興,同時希望今後他們的日子可以繼續在平靜中度過。

    我們離家遠,卻有緣相識,外語竟是共同的語言,經歷又是共同的話題,十分奇妙。不懂該怎麼慶祝的復活節的一天,我為他送上了祝福,他為我傳遞了溫暖,挺有意義,如此微不足道,其實比甚麼都重要。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雙語人的癡呆症

    最近有一則報導之所以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它說在部分國家「雙語人士的癡呆症」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NIKE日本廣告片觀後感

    日本人從小生活在「要服從主流」的文化當中,所以一見別人做事、作風、習慣,甚至包括外表跟主流的不一樣就不懂得該怎麼接受那些「不一樣」。

    在加拿大第二次接受新冠肺炎檢測

    加拿大迎來第二波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阿爾伯塔的確診病例急增,成為了該國最大新冠疫區。而在此時我身上也開始出現呼吸不順、胸悶等症狀。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又見玫瑰

    我到現在一直相信流浪漢離家出走不是因為賭債而是因為癌症,相信他不想叫心愛的女人傷心才走的。

    聖誕祝福經北極

    加拿大郵政是聖誕老人的北美地區「經紀人」之一。他們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特別開設信箱,孩子們寫給聖誕老人的信寄到了那裡,由這位「經紀人」轉去北極。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