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學過了中文才知道世界原來這麼大

    當年在檳城,我看著身邊的華人同事總是很羨慕他們輕鬆自在地操著幾個不同的語言跟別人溝通。那裡的華人大多講閩南話,可是只要在小時候就讀於華文小學的話他們也會講普通話(他們所叫的「華語」),同時身為馬來西亞人要掌握馬來文是必須的,再加上當地良好的英文教育又讓他們多學會了一門外語。

    在檳城喬治市,牌子上是英文和淡米爾文(泰米爾文),在它左側就能看到中文字。

    有時候會有人跟我說,閩南話和普通話都是中文,不能當作兩個不同的語言,這對會講的人來說確實是,但對我而言就不是。不管專家怎麼說,差異如此大,怎能把它簡單歸類於一個方言,我可是完全聽不懂。如果中國沒有這麼大,我相信大家也早已經把閩南話、廣東話之類的都當作外語看待了。

    我的馬來西亞室友在我看來就是一個語言天才。北馬出身的他,家裡說的是閩南話,中學就讀於講廣東話的地區所以也會講廣東話,英文和馬來文都不用說,除此之外會講法語,還懂一點泰語。真牛逼。

    在香港許多家庭請女傭,她們多數來自於菲律賓和印尼,而那些印尼人講的語言就跟馬來文非常接近,只是聽我室友說比馬來文要複雜一點,用詞習慣也有所不同。有一個週末我和他一同出去到荔枝角公園散步的時候,前面就走著兩個印尼人,從其中一個人的包中掉了什麼東西她們卻沒發現,就在這個時候從他口中突然冒出了馬來文,那回他頓時變成了我最崇拜的偶像一樣。

    而在歐洲常見的情況是,幾個距離相近的國家說的語言也很接近,甚至可以一點沒學過都能聽懂。像三年半以前我和曾在廣州認識的朋友在布拉格聚會那一次,從世界各地都來了將近三十個,其中絕大多數來自於歐洲,也沒有誰會聽捷克語。可是後來波蘭一哥們來到後一切變得好辦許多,他跟當地人直接說波蘭語,而人家也直接跟他說捷克語,雖然有時會鬧笑話,可是互相基本上都能明白對方說的話。

    布拉格地鐵。「某某SKA」的名字在一些講斯拉夫語言的地方相當普遍。

    說起他,其實也很牛逼,可以聽懂與他的母語相近的捷克語和斯洛伐克語之外,還懂俄語和烏克蘭語(以前我還以為那些東歐人都懂俄語,實際上很多年輕一代不太會,因為到了他們的年代在學校學的已經讓英語代替了俄語,而且波蘭語和俄語之間還存在著很大差異),然後就是普通話。他的普通話也講得非常好,現在已經回到母校擔任中文老師了。

    讓他們能夠將幾門外語學回來的毅力和努力,我是只有敬佩,可是我也很羨慕他們同時還擁有自己長大的環境造就的可能性。因為說到語言環境,在我們日本只有把日文學好的環境,同屬一個語系的韓文和蒙文,要是沒學過一個字也聽不懂,而且大家使用各自的文字,要猜也沒法猜。我想,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哪一個語言我們沒學過也可以至少能聽懂一半的話,相信更多日本人都體會到可以與外國人溝通的快樂。

    我感到非常幸運的是,自己從小開始對中國感興趣。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曾經嘗試過看電視自學中文,雖然這個計劃以失敗告終,但心中的熱情仍在,直到要中考時成功考上了一所設有中文專業的高中並學了三年的普通話,畢業後又到大陸繼續深造。當時一說到留學兩個字,大家想到的都是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英國等說英文的地方,畢竟一個人學會了英文工作會好找,去哪裡也方便。連那些中國朋友都會經常問我為甚麼要到大陸去讀書,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在日本不是很好嗎?

    沒想到中文還將我和歐洲之間的距離也給拉近了。

    在中國長達十五年的時間裡經歷的開心事數也數不清,可是其中一個令我堅信將會是自己終生的財富的就是認識到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這樣的機會,其實我認為因為在中國才有。首先中國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迎來了不少來自於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學生,同時在經濟上中國與非洲各國的關係也比較密切的緣故,那些國家過來的學生也少不了,當然還有像我們對中國有興趣瞭解的,或者認為學好了中文將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的。而且當年學校基本不允許外國學生住校外,結果也讓大家都在留學生樓的同一屋簷下成為了大家庭的一員。我通過留學中國的機會不僅學會了中文,還看到了世界。

    會說中文,還讓我在旅途中多經歷了一些故事。那一次在巴塞羅那的街頭,當我正在集中精力要解讀餐廳外被擺出來的黑板上寫的字的時候後面突然有個人問道:

    「東方在哪兒?」

    ???

    我一下子沒能反應過來,心裡想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彼此對望著沉默了三秒鐘後忽然想起我朋友確實提到過東方,是當地出名的中國超市。我這就回他說自己有聽說過這家超市,可惜不知道位置,他就道了個謝就走了。

    會中文,即使我在巴黎都會不斷發生精彩故事!

    而那次在巴黎,我和廣州認識的一位蒙古朋友在艾菲爾(埃菲爾)鐵塔腳下,兩個人望著塔聊天,這個時候來了一對情侶用中文問我們最近的地鐵站怎麼去,我們說我們也正準備要走,便一同走去。走著我倆說兩個人都不是說中文的國家來的,還有人在巴黎說中文問我們問路真好玩,這段對話也讓他們給聽到了,他們都覺得很意外,自己竟然是向外國人問的路,而且剛好會說中文。其實我都覺得非常意外啊,怎麼會想到去了中國還認識了蒙古朋友,在幾年後跟他在巴黎說中文,也因為正在說中文,又多認識了那一對來自北京的新婚夫妻。

    要不是我一位瑞典朋友去了台北工作,可能我也一直沒去台灣玩,沒去過那一次,後來的二十多次也應該沒去。要不是檳城有那麼多華人,我在那裡的生活可能也不是那麼快樂,工作也可能不是那麼順利。要不是有那段時間的經歷,再後來的很多事情應該都不會發生。因為學過中文,才有這麼多的緣分,也讓我的世界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很快又要去趟歐洲,要到已經去了三次,如今聽到她的名字都會覺得很親切的那個地方,我要在華沙跟哥們敘敘舊。

    最新發表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與狗同行 去旅行之前的準備

    加拿大對寵物及攜帶寵物的遊客夠友好嗎?大概地瞭解過情況,並為實踐而準備的過程中,而我的初步印象是:比亞洲友好,卻不如歐洲。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最受歡迎的文章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肺炎疫情期間的獻血體驗談

    加拿大給了我全新的生活環境,來了都有四年半了,這場疫情又增加了臨床用血的需求,也該是我用實際行動來回報她的時候了。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