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這五個月以來我總想問她:「你現在的日子過得幸福嗎?」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讓我將夏天送給你

    經過持續了兩週的炎熱氣候之後,這裡的氣溫忽然又降了下來。剛好農曆上也立了秋,不知道今年還有多少溫暖陽光留給我們?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我從一百公里外的shelter把她領了回來,是今年(2020年)2月22日的事。現在想來這個日子選得也夠二的,一共七個數字,竟然只有0和2,而且其中的五個都是2。

    碰巧看到網絡上有一位我的同胞問:

    「我這個人很二」とはどういう意味ですか?(「我這個人很二」是什麼意思?)

    對此有人回答:

    罵人「很二」就是說一個人做事沒腦子、不考慮後果、很莽撞。不過說自己二,應該屬於自嘲吧。

    我選起日子來可能表現得不大聰明,但要把狗領回家,就不能像人家說的那樣「不考慮後果、很莽撞」了。

    在其他國家養過狗,不等於在加拿大也會養

    我有養狗的經驗,但這個經驗卻不算豐富。為什麼說不豐富,是因為大多時候我只不過跟他們一起生活而已,並沒有真正為他們扮演過主人的角色*。主人要做些什麼?要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為了滿足基本需求而從儲蓄中劃出一筆錢留給他們用,同時也要重新安排每一天的時間表。主人要教會他們如何在人類社會中生存,當然還得保證他們隨時隨刻都很健康。

    *曾經在十七年前的幾個月中扮演過,但「非典」的爆發讓我無奈地送她去了日本,後來一直由我父母照顧。

    即使在其他國家養過狗,人在加拿大,也就要瞭解在加拿大為狗當主人該怎麼當,平時的開支和當地的相關法規等,這些都和其他地方的會不一樣。以前交給別人管理和瞭解的,一旦當上了主人就要自己負責,從一個已經可以算很熟悉的外國,到了一個住了四年多也不算熟悉的外國,我要做好主人,那一定是需要很大決心的。現在還在學習的過程當中。

    領養第一個月,開支已經上千

    我家孩子原本是隻流浪狗,不知道她在外面流浪了多久,被送到shelter的時候很衰弱,皮膚各處都有被蟲子叮過的痕跡。凡是需要接受治療的狗,這些shelter都會等他們基本治癒後才叫人領走,但為了以防萬一,把她領了回來沒幾天我就帶她去了附近的寵物醫院檢查了一下。幸好醫生沒有在她身上看出什麼問題,但開了點膏藥在她搔癢的時候幫她塗上,再加上我要醫生另外開了幾個月的驅蟲藥,這樣已經幾百塊錢了。

    後來有一次,她連續嘔吐了兩天,我又帶她去看,醫生給她拍了X光,開了藥,又是幾百塊。

    做任何事,當你第一次要做的時候不免產生一些花費,養狗當然也不是例外,給她準備飯碗、項圈、牽繩等必不可少的,還要各種玩具、刷子,甚至還有一些清潔用品,你不養狗家裡也不會有的,都需要一次準備齊全。

    在其他國家的情況我不瞭解,但要和日本比較的話,在加拿大這一系列的費用會顯得偏高。尤其為看一次醫生而產生的費用,好像比日本高不少。

    注:如果你不懂在加拿大上千是什麼概念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這個金額夠我買張回家的票(往返)。

    我不停吩咐自己:不要忘記把她領回來當天的決心

    自從她進入我家的門,我的生活的確不一樣了,是不可能再一樣了。帶她出去散步,不管天氣有多壞;開始準備晚餐之前,先騰出時間陪她玩耍;上網查東西的習慣沒改,但要查的很多都是跟狗有關;計劃一次短途的旅行,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哪裡適合帶著她一起去」。

    人的孩子長大了,會有一天學會獨立開始自己過日子,狗就不同,一旦養起了她,你就要一直陪她到最後。只要活在人類社會,她的日子這一輩子也都不是由她作主,這樣我才更加應該時刻提醒著自己:她是否能夠快樂地生活全靠我。所以我也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shelter收留她那天的照片我也看過,髒兮兮的,身上有好幾處掉毛都掉得厲害,剛剛被送了進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救了過來還是會有比在外面流浪更艱難的事情等待,表現得畏畏縮縮。今天的她,毛都被刷得很漂亮,是個大美女。一會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還一會坐到我腳邊來,亮閃閃的眼神看著我炒菜。差不多到了時間我用日文問她「散步?」,她立刻將高興兩個字寫在臉上。希望明天依然如此。

    做美女的主人福氣多,認識的鄰居越來越多

    美女總是人見人愛,怎麼看也看不膩。

    自從在我的生活中有了她以來,慢慢的,也有了鄰居的存在。住在一個再也普通不過的住宅區,如果沒有她,我就沒有理由出去溜達,就算去走,這麼個中年男人還會有誰注意到。但身邊有她情況就不一樣,人家主動打招呼,還問(她)名字啊,(她)幾歲啊,(她)是什麼品種啊的,然後才問我養了(她)有多久,總之有一堆問題問個不停。

    鄰居們那麼關注她,我也沾沾她的福氣,還趁機介紹自己也問對方,大家見得多了,相互瞭解得越來越多。

    肺炎來了,想領狗回家的人變多了

    有報導說,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向各地的shelter發去領養申請的人就多了起來。最近一段時間我也有注意到,我領了她回來那家都遇到了同樣的情況。每個星期四的晚上,他們將待被領的貓狗的名單登在Facebook,剛登上來還沒有幾分鐘已經看到有人埋怨申請沒成功。

    與申請者不斷增加恰恰相反,為了保持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shelter可在同一時間接待的參觀者人數減少了。這個時候人們的心理會是:好不容易搶到了「入場券」,但只有半小時,要抓緊看一遍,看上了哪隻就帶哪隻回家。然而那些狗對於人間發生的疫情和人類社會因此而受到的影響毫不知情,還以為終於有了家和疼愛他們的主人,主人卻又被叫回去公司上班了。

    「當你孤單的時候需要我的陪伴,當我孤單的時候你怎麼不肯聽我的心聲了?」

    外面需要救助的流浪狗隨時都會有,在許多shelter早已「狗滿為患」,無法再接更多狗的情況下,能有人申請領養的確是好事。我只是希望情況的變化不會給那些狗造成第二次傷害。

    相關文章:《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你或許有興趣閱讀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如果你也想去庫克群島

    如果你是從亞洲出發去庫克群島,搭乘新西蘭航空(紐西蘭航空)前往是最方便,最快捷的。該航空公司在亞洲地區從東京成田、香港⋯⋯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就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