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繽紛檳城

    檳城被列在世界遺產的名單中已有五年時間,這次回來我發現在街上外國遊客的身影又多了許多。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真正以遊客的身份走過檳城的街道,一來就要在那裡生活和工作,生活了一年後就離開了,現在要過去我的感覺也更像回去,所以看到那些老外我有時候就會想,在他們的眼裡檳城究竟會是一個甚麼樣子呢。

    當時的生活過得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可是過了這麼幾年也變成了美好的回憶。過去的日子過得再苦也總不會繼續讓我為它而難過,時間久了,反而也使我的記憶裡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多添些顔色,變得越來越鮮豔。或許所有的一切不只是需要經歷,讓它成為了回憶這才算完整。

    檳城原本也確實是一座充滿各種顔色的城市,而且老舊的建築中配上的顔色恰到好處。在過去的幾年中街道的氛圍是有些變化,但也從未令我失望過,每當走進小巷裡,我都會一樣地被吸引,同時也會有新的發現,從中能感覺得到他們也不只是盡可能地保留著歷史風貌,還進行著不同的嘗試。檳城的生活節奏與東京或香港比顯然是慢了許多,但在那些變化中仿佛找到了一種生命的存在,她是活著的,而且活得很漂亮。

    說到檳城,當然也不能不提那裡的飲食。到現在我還沒忘記,幾年前的有一天我在香港花了六十塊吃一碗叻沙,後來讓一位在檳城的朋友給知道了,她竟說「在這裡有十塊錢馬幣你可以吃到嘔」。實在太狠心。那麼多大馬美食中叻沙算是我的最愛,這一次也在離開檳城那天晚上,我們吃肉骨茶吃到肚子都快爆炸了,她還想拿叻沙勾引我,一邊給我看好多照片,一邊說在不遠處有一家煮得不錯,讓我差點沒有走。

    叻沙沒吃到,可是那一晚我還真的都快趕不上火車,都是因為聊吃的聊得太過癮,前往火車站的路上我還在想,該吃的沒吃到,該搭的又沒搭上也不是太虧了一點?還好最後趕上了車,就是滿身都是臭汗。就這樣,我是留著小小的不爽和大大的遺憾離開的檳城。看來還得找個機會再回去了。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生活在加拿大的陸上孤島

    加拿大有多大?大城市才幾個?其實整個加拿大就是孤島的集合體,那麼多孤島在一起,外人也看不出一個個的孤島到底有多「孤」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