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繽紛檳城

    檳城被列在世界遺產的名單中已有五年時間,這次回來我發現在街上外國遊客的身影又多了許多。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真正以遊客的身份走過檳城的街道,一來就要在那裡生活和工作,生活了一年後就離開了,現在要過去我的感覺也更像回去,所以看到那些老外我有時候就會想,在他們的眼裡檳城究竟會是一個甚麼樣子呢。

    當時的生活過得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可是過了這麼幾年也變成了美好的回憶。過去的日子過得再苦也總不會繼續讓我為它而難過,時間久了,反而也使我的記憶裡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多添些顔色,變得越來越鮮豔。或許所有的一切不只是需要經歷,讓它成為了回憶這才算完整。

    檳城原本也確實是一座充滿各種顔色的城市,而且老舊的建築中配上的顔色恰到好處。在過去的幾年中街道的氛圍是有些變化,但也從未令我失望過,每當走進小巷裡,我都會一樣地被吸引,同時也會有新的發現,從中能感覺得到他們也不只是盡可能地保留著歷史風貌,還進行著不同的嘗試。檳城的生活節奏與東京或香港比顯然是慢了許多,但在那些變化中仿佛找到了一種生命的存在,她是活著的,而且活得很漂亮。

    說到檳城,當然也不能不提那裡的飲食。到現在我還沒忘記,幾年前的有一天我在香港花了六十塊吃一碗叻沙,後來讓一位在檳城的朋友給知道了,她竟說「在這裡有十塊錢馬幣你可以吃到嘔」。實在太狠心。那麼多大馬美食中叻沙算是我的最愛,這一次也在離開檳城那天晚上,我們吃肉骨茶吃到肚子都快爆炸了,她還想拿叻沙勾引我,一邊給我看好多照片,一邊說在不遠處有一家煮得不錯,讓我差點沒有走。

    叻沙沒吃到,可是那一晚我還真的都快趕不上火車,都是因為聊吃的聊得太過癮,前往火車站的路上我還在想,該吃的沒吃到,該搭的又沒搭上也不是太虧了一點?還好最後趕上了車,就是滿身都是臭汗。就這樣,我是留著小小的不爽和大大的遺憾離開的檳城。看來還得找個機會再回去了。

    最新發表的文章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

    在加拿大領養了狗 這五個月以來

    我總想問她些東西,有時在家邊做飯邊問,也有時候跟她在外面走著問,問得最多的是:她現在的日子是否過得還滿意?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阿爾伯塔會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個州?這將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帶來什麼影響?(純屬個人瞎想)

    不知道美國人是不是被肺炎給憋瘋了,竟然有人開始說要把阿爾伯塔買下來做美國第五十一州。到時候我們會受到怎樣的影響?(瞎想著玩的,別看得太認真)

    終活:一個人活在國外不能再忌諱的事

    「終活」為近十年在日本流行的說法,意思是為自己的離開提前做的準備。畢竟那天遲早會來,誰也不想留遺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入籍還是不入籍?

    入籍的理由?要說得好聽點我也可以,例如「為了國家作出貢獻」。永久居民和公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投票權,而行使投票權絕對是積極參與社會...

    在加拿大租車要注意些什麼?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你可能很喜歡開車,你也可能會說路越遠越好。可是在加拿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在蒙克頓買亞洲食材很難,但仍有一絲希望

    在蒙克頓,部分本地品牌的連鎖超市中出售少量的亞洲食材。然而這幾家也無法滿足天天在家做飯的人。幸虧在蒙克頓還有個神秘貨倉供應各種亞洲食材。

    埃德蒙頓的短暫夏天

    太陽總算暖了,也高了,沒多久就迎來了夏至。不像在亞洲一年最炎熱的天氣還在後頭,在埃德蒙頓夏至的到來意味著冬天已經在不遠處。

    加拿大的炎熱夏天 狗兒和主人的苦惱

    加拿大多數城市地處高緯度,太陽遲遲不肯下山,氣溫也根本不想降,所以在太陽心情好過頭的一天狗兒和他們的主人反而就要不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