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這個冬天有點冷

    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回了兩次日本,在那麼短的時間老家的氣候不見任何變化,然而在冬季嚴寒的加拿大卻不同,從日本回來我便發現氣溫再度下降,穿著回國時帶去的衣服再回到這裡都已經不夠穿了。

    像去年,還沒有入冬之前各大新聞紛紛報導說我們要迎來前幾年所沒有的嚴冬。那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個冬天,前幾年的氣候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可是後來冬天來了也不覺得有多冷,心裡在想:

    「我是不是真的那麼不怕冷?」

    十八歲那年在哈爾濱過的冬,當時培養出的免疫竟然還在?

    不。總想把事情和過去在中國的經歷聯繫在一起也算是我的老毛病了,我在哈爾濱才待了半年,而且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除了一些友誼和回憶,其他的都不可能再帶到今天。直到這兩個禮拜我才意識到,那個所謂的免疫,即使曾經存在過,如今也只有偶爾出現騙騙自己的份。

    這個冬天實在有點冷。

    不都說溫室效應給全球帶來巨大影響?記得去年再冷也沒有連續太多天的低溫氣候,為甚麼到了今年天天都在零下二十度之下?海上吹來的北風恨不得把我身上的大衣給扒走,使得我只能將自己比洋人弱小的身子裹得更緊。

    上個週末的時候出去洗衣,以前在蒙特利爾用的洗衣機太笨重了沒帶來,我在這裡都去一家加油站附設的自助洗衣房。這半年來習慣性地將洗衣液放在車上,可是那天,衣服都扔進去了,要倒洗衣液了,它就是堅持不出來。難道已經用完了嗎?往裡一看,才發現它已經凍住了,害得我還要到旁邊的便利店買小包的洗衣粉。

    另外我從日本回來後發現的小變化是,在路邊被車撞飛的浣熊都不見了。以前每開幾公里路都會看到事故現場的慘狀,我在想他們現在跑哪裡去了?後來還特地上網瞭解了一下,據說他們在氣溫降到零下五度左右之後就會進入半冬眠狀態。我一點也不懂他們的生態,究竟甚麼是半冬眠?總之,至少接下來幾個月都不會看到他們被撞了也好。

    我搬來這個鄉下也有半年了,開始覺得慢慢地被這個小群體所接受,跟鄰居們不但簡單打招呼,相互之間說的話也越來越多,還和其中一些人有更多的來往,他們家裡烤了糕餅就會送來分給我,我回了日本還會想著也要帶點東西給他們。

    這裡的生活遠不如在蒙特利爾的方便,沒有公共交通,去哪裡都要開車,想去大城市逛逛,在幾百公里範圍內也沒有一個。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就真的那麼無聊?我倒覺得在這個地方自己的新發現反而還更多,哪怕都是些在大城市會毫不起眼的,在這裡可以給人帶來快樂,也可以讓人知足。這個小鎮沒有一家充滿聖誕氛圍的大商場,可是我有鄰居們充滿熱情的一句「Merry Christmas!」,不知道是甚麼緣份讓我來到了這裡,其實也挺奇妙的,在這一年要結束之際,我能感覺到心中那股溫暖。

    在亞洲,今天不就要迎來平安夜了?不管你有甚麼信仰,不管你要和誰度過,我希望你快樂。

    最新發表的文章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你問我愛肉片有多深

    住在北美的人都知道,基本不用指望本地超市有肉片賣。我曾經有段時間還試過買一大塊的肉回來自己切成片。

    回家機會來得早,還是牛仔褲破洞破得早。

    疫情會持續多久,當時大家都完全沒有概念。過了半年後,我們已經有點麻木了,也不再抱太大希望了。可是我僅有的一條牛仔褲快破洞了。

    終於,我決定要申請入籍

    我想自己在個人身份和社會身份之間達成了共識,取得了一個平衡點。雖然不算完美,但誰也不會把誰傷得太深。雖然有得也有失,但得失都算有一定價值。

    與狗同行 Jasper 三日遊

    Jasper與同在阿爾伯塔的 Banff相比,那裡的名氣似乎總是小了一點。幸好我親自走過那裡,親眼看到「真面目」,其實她是真正的「實力派」。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幸好在埃德蒙頓要準備一桌的亞洲菜完全沒有難度,各家亞洲超市供應的豐富食材可以讓我們每一餐吃的都是可口的家鄉菜,每一餐吃的都是不同的幾道菜。

    雁南飛 冬已至

    都十月中旬了,持續得比預期長些的秋天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些天常看到有一群群的加拿大雁飛向南方,他們卻將身穿「加拿大鵝」的人們留在了這裡。

    移民加拿大,你後悔了嗎?(一)

    最初想要到加拿大移民的原因是什麼?從開始申請到申請通過,抱著什麼希望?初衷會不會有些變化?而在來到了加拿大,接觸到,瞭解到,體會到後又會有什麼感想?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