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類別

    又是一場風暴的來襲

    新冠肺炎帶來的危機仍未平息,現在又來了另一場風暴,這次從美國開始。

    種族歧視問題長期以來一直存在於美國社會,我知道的僅僅卻是它的表面,它在深層中的影響從來不知道也不瞭解。無論能否瞭解,我也許早就應該嘗試去瞭解,但沒有。人人一部手機的時代,像這次警官暴力執法暴露於世的事情遲早都會發生,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這個時候?沒有嘗試去瞭解過的我不由得如此想。

    人們抗議的聲音已傳至全球,還帶動了更多人在更多地方發出更大的聲音。加拿大當然也不是例外,像多倫多和蒙特利爾等人口最多的城市之外,埃德蒙頓這樣黑人人口並不多的城市都有示威者在市中心遊行。

    然而,說句實話,我關注的焦點並不在於那件事本身,而是抗議活動帶來肺炎再次爆發的可能性上面。

    我不是黑人,但我也不是沒有被歧視過。我不瞭解美國黑人長期受到歧視的歷史,但我至少也有自己人生的一半時間因為自己的國籍而被歧視的歷史。為了捍衛尊嚴勇敢發出聲音的必要性我也懂,我的尊嚴別人會輕易觸犯也不會為我爭取,還有不少時候,對於別人的歧視我依然只能無奈地裝作視而不見。

    現在紛紛有人開始以 All lives matter(大家的生命一樣寶貴)的說法來表達對 Black lives matter 的不滿情緒。可是 Black lives matter 究竟該如何理解?對這個疑問網絡上有人解答,說這句話不能理解為「黑人的生命寶貴」,而應該理解為「(向來受到歧視和威脅的)黑人的生命同樣寶貴」。之所以這次要強調說是黑人,是因為他們正需要社會的支持和關注,沒有人說你不是黑人,你的生命就不寶貴。

    「但是⋯⋯」

    我想:

    「既然大家的生命一樣寶貴,而且在喊口號的時候還記得強調那些最需要受關注的人,那麼,現在不是還有一群人值得你們特別去關心的嗎?」

    難道不是嗎?

    無論這些抗議示威發生在美國還是加拿大,我在屏幕上看到的很多都是不保持兩米距離還大聲喊口號的人,其中也有不少人並沒有戴口罩。

    過去幾個月的經歷告訴過我們新冠肺炎給社會帶來的影響不容輕視,而在同時我們所得到的各項成果也是無數個無名氏的貢獻和犧牲之上才可能建立起來的。

    現在大家也都知道很多感染者實際上沒有症狀。你沒問題不等於別人也沒問題。你沒有問題可能是因為你年輕也沒有既往症。你沒有問題可能只是因為你幸運。

    你有染病卻無症狀的好運也不跟別人分享,還將病毒和噩運傳給了別人。

    你說不受約束地高聲吶喊是因為你有那樣的權利。別人也有,但別人不一定有機會行使權利,還可能正是因為你不守規矩。誰先喊誰就贏?你是真的要別人在病床上喊你們在示威現場必須守規矩?

    據說這次肺炎風暴中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是老年人。他們沒有被人罵,也沒有被人扔白眼,還以為自己不會有問題卻遭受了病毒的攻擊,連最後的聲音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來就離開了。幾乎沒有什麼過程,有的只是結果。

    我們不想看到那些示威者用他們的口水毒死過了人才得到教訓。那幾名被捕警官將要為自己的罪行而負責,但我們不會看到示威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似乎已經聽到有人說他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有感染。

    我們的世界從來就不公平,剛有人很無辜地走,而為他喊冤的人還要讓別人也很無辜地走,這個世界卻只為前者而感到難過,也不會意識到還有後者的存在。所以這些天所看到的事情讓我再次吩咐自己:千萬不能無視藏在使命感和正義感背後的不公平性。

    我不否定自己顯得對整件事有些太過敏感也或許是我叔叔前不久離世帶來的影響。他患癌兩年多,肺炎疫情的爆發和他的離開並沒有直接關係,可正是這場疫情讓我沒有能夠去見他最後一面也沒有能夠跟他說最後一句話。

    等到明年疫情是否已經結束了,歧視是否也可以少一些了,但在這個過程中仍有人傷心,也有人離開;等到明年我們是否還可以記得今年發生的事,如果可以,希望後年要傷心和離開的人還會再少一點。

    最新發表的文章

    最受歡迎的文章